WLCN-西城中文站

查看: 71174|回复: 859

[今后情歌为谁唱]【小鱼缸/Little Fish Bowl】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8-10 03: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壹一 于 2011-10-23 05:32 编辑

How I wish
How I wish you were here
We're just two lost souls swimming in the little fishbowl
Year after year






∝戴着耳塞走走走
【关于台风的妄想以及其他】2007.8.7
【鱼缸瞑想】2007.6.30
【与音乐蜷缩在一起】某年某月某日
【朋克已死】
【Just for Tonight - 2008.10.23现场小记】
【喜欢的唱歌人之Mark Ronson】
【原来你是杂食动物】


∝电影男孩
【Finding Neverland 谁偷走了我的永无岛】
【抱着衬衫哭泣的男子——祭Heath Ledger】
【Edward Scissorhands 剪刀手的心】
【Skins[皮囊]-英国人爱的少年从来没有变过】
【1月观影小小记】
【Into The Wild】
【看一场温暖的小电影,然后我们叛逃吧】
【这里将有一场革命】
【好电影总是隐藏在碟海中】


∝时间潜行者
【墙】某年某月某日
【最后的花街】某年某月某日
【那些写书的女人们】
【致某人】
【无题】
【比情人更长久】
【Hold me closer, Tiny Dancer】
【这让人欲罢不能的夏天】
【不是生日贺文的生日贺文】
【哭】
【My Kind of Connection to the Past】


∝行纪
【废墟。走失的童年。】
【斑马线】
【玩物丧志】
【老街】
【纸尿片小人历险记】
【那儿的冬天】
【城市记忆】


∝杂
【生活是一只古怪的玩偶1】
【生活是一只古怪的玩偶2】
【生活是一只古怪的玩偶3】


∝情绪
【远行的滋味】
【生活状态】1
【生活状态】2
【To The Most Perky Girl In The World】
【写在夏令时结束之后】
【将至】
【On the way back home】
【Who is on fire】
【空房间】
【生活的灵感】
【忐忑】
【姑娘,你得做一个本分的,有情调的人。】


∝片段
【如果生命是一场盛大而温暖的相遇】2007.6.17
【不是我的城】某年某月某日


∝Dear Diary
【写在前面的话】
【纽卡斯尔】
【大人世界的规则】
【亲爱的大叔】
【拉尼娜年的录取通知书】
【古灵阁签证处】
【See u on the Mars】
【终于成为有资格说乡愁的人】
【一碗面和一只橙的生活】
【凌晨一点,纽卡斯尔大街上都是醉鬼】
【那些冒险的心情】
【邮差知道我心思】
【再见圣玛丽】
【First Live of My Life】
【大风吹约克天】
【我的少年】
【一个人的格拉斯哥】
【陪你去看新古典主义】
【失败者的飞翔】
【这无望的爱人】
【我自己的奥林匹克】
【回首又康桥 】
【搬家手记】
【扮鬼扮马万圣节】
【Snow,snow,snowy day】
【被忘却的欧洲】
【The View are on Fire】
【一支烟的时间】
【我美丽的温柔的南部】
【告一段落】


∝小说
《梅林》同人【微不足道的少年】


















谢谢。所有进来看的人。^^




[wma]http://us.share.geocities.com/tcgirlrock/PinkFloydWishYouWereHere.mp3[/wma]


[ 本帖最后由 壹一 于 2009-2-25 10:38 编辑 ]

点评

加了智慧,鼓励个人文集~!  发表于 2010-11-30 23:23

评分

参与人数 5智慧 +25 西城币 +110 人气 +121 收起 理由
kissnicky + 5 系统操作出现BUG,补下你的智慧...
whatwhat + 20 + 10 支持个人文集~!
Moncy + 11 我喜欢^ ^给你一一~新年快乐~
green_shadow + 10 精彩文章 11写的很真挚!
性感野兽 + 100 + 100 好文,鼓励原创!!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8-10 03: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妄想中的台风以及其他

本帖最后由 壹一 于 2009-9-28 08:57 编辑

    这个7月无休无止灼热的夏季让我几乎遗忘曾经多么讨厌雨天。拎着借来的灰色雨伞看走廊外头倾泻而下的水,无法抑制陷入呆滞状态。。湿漉漉莫名其妙的悲伤,某种雨天惯有情绪,终于冲破记忆厚实的茧,如同被打湿的衫袖般凉凉贴上肌肤。

    妈妈说有台风在近旁的海岛登陆,我窝在门后系鞋带,不抱任何希望。在这里几乎成为传统的气象现象,已不像童年时那样经常出没。最多下一场看似轰烈却无关痛痒的雨,伪装出令人心动的前兆,过后晴天依然在头顶展开千篇一律皱巴巴的笑容,照亮人群麻木而疲倦的脸。

    似乎对台风有隐隐病态般的迷恋。它们都有可爱的名字,像是天鹅,罗莎,或者榴莲。别类灾难所没有的甜蜜气质。96年我被有生以来最大的台风袭击过,这里的人们对于如何防御已有相当经验,那一年却依然成为这座城市无法掀开的伤痕。我仅剩的记忆是,戴着红领巾无法去上学,缩在房屋角落,窗玻璃咯啦啦响了一整天,不时被折断的树枝砸中,空气里充斥着世界末日般奇异的危机感。

    暗暗希望刮一场猛烈的台风,席卷所有悲伤与失落,尔后布满物件残骸的街道如新生般干净。

    这是多么不负责任的想法。自嘲。执起灰伞进入滂沱雨幕,心疼地看见黑色帆布鞋浸在水洼里,上课铃声还有几分钟就响。



    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把那堆乱糟糟的CD整理一番。将听过的碟四处扔是个坏习惯,却又喜欢看它们堆叠在一起散落的美感。最终受到惩罚,Karen AnnNot Going Anywhere》的歌词薄不见了,连同那些诗一样的花体字符。黑发白衣眼睛像猫一般的女子,她正躲在房间某个角落孩子气的笑吗?

    忽然想起学校附近小巷里倒闭很久的CD店。缩在湿冷街角,不起眼的招牌,逼仄昏暗的房间里满墙满墙的CD像是一个涌动着的温暖而破旧的梦境。至今仍记得店员姐姐人来疯的性格,以及Sex Pistol隐在唱片架深处那抹倔强撕扯的黄。终有一天,姐姐说做不下去了。她把整箱整箱囤积的碟摆出来,我蹲在黄昏微弱的光里一张张拂过CD表面浅浅的灰尘,触到许多模糊不堪破碎的面容。。在越沉越深的夜色里抱着40多张碟回学校。我知道身后的一小块土地从那刻起将是一片废墟。

    不知道这个高三是不是注定清心寡欲。学校周围好味廉价让人上瘾的小食铺统统关门,偶尔来卖打口的眼镜大叔也已失踪好久。附近唯一混的比较熟的老板娘开始往架子上摆大量的枪战片,可并不是部部都如我所钟爱的《Saving Private Ryan》,《Pearl Harbor》或《Enemies At The Gate》那般经典啊。无奈地看白短裙戴粗框眼镜的老板娘,她摇头,“现在的人都喜欢那些,像你这样的不多了。”于是在一行行血淋淋的封套间接着无奈,继续把写满影片名称的小字条交给她。

    只好每隔几个星期坐车去离家很远的原正。某间小巧而体面的唱片店,坐落在殖民时期遗留的基督教堂对面,被百年前法国人种下的梧桐树挡住一点红色招牌,低调而干净。如同它的店名一般,井井有致却显出不动声色的尊贵。他们有最齐的资源,最好的名声,所以有资格守着不大的店面悠然自得。每次进去都是明亮的灯火,唱片错落排列,甚至里间的两大箱打口,也安安静静摆在玻璃架子最底层,宠辱不惊。那里的店员哥哥总是执着地推荐Dream Theater的专辑和现场,我只能摇头,然后拎着Suede的伦敦现场和《海上钢琴师》去交款。其实拒绝得不忍,对于一个虔诚地把他热爱的音乐放在你面前的孩子。

    我喜欢原正不入流的淡定。细细的看墙上成行成行干净整洁的CD时,却想起小巷深处某个昏暗的梦境,积了尘的碟片,扎起头发靠在门上浅浅笑的女孩,一同皱缩着消失,甄没在时空的微粒里,不着痕迹。

    被我弄丢的猫一样的女子躺在屋角唱,People come and go and walk awaybut I’m not going anywhereI’m not going anywhere…….



    某日中午出发去学校附近的街巷里找旧书摊和音箱店。摇摇晃晃的单车后座,穿过雨后湿淋淋的街道,像是一场有预谋的珍贵的探险。

    发觉从未认真了解这座城市。陌生的街,却涌上大片大片铺天盖地的熟悉。红砖房子,拆迁中的废墟,古旧狭小的戏曲服饰店,穿牛仔裤光着上身在路边吃牛杂的年轻人,昏暗温暖的旧书摊,老板娘街坊般亲切,她有一只毛色光亮的猫。

    刚停的雨又开始下,匆忙跑入近旁的碟铺。略显旧但是干净的唱片架,没有开灯,店面痛透,在阴雨天里如同夏日的席子般朴素而充满凉意。看店的大叔开着手提电脑学英语,我们躲在里间的角落,为发现这么一座小小的宝藏而沾沾自喜。真是美好,又看到墙上排满这些沉默而迷人的唱片封套,在某间用于避雨的陌生CD店。

    最终抱着塑纸泛黄的Pearl JamThe CardigansGeorge Harrison回去。雨过天晴,单车碾过积了水的路面,树木遮天避日,那些坐在门前藤椅上的老人让我想起叶芝的诗句,浅眉,淡发,手安详。那样与世无争的目光,要多少年岁月洗过才会有。



    所谓的高三如同一团揉皱的白纸,且伴有多种并发症,如睡眠不足,及过度胡思乱想。对周围的人事有奇怪的淡漠疏离,有空便挂上MP3耳塞,在深爱的音乐里看周围格格不入的面容,他们的脸甚至没有街口卖豆腐串的大婶亲切。

    有这种想法我很悲哀,但又是曾经的谁把这个世界的美好撕碎给我看呢?我只想守着我的MP3安静过掉这一年。OO说过什么?依赖一样物质,总好过依赖一个人。

    上东哥的课会让我心情好很多。无法解释对这一学科义无返顾的热爱。那三本厚厚的书里要多少个轮回才能成篇成章,探讨前人的生活是件有意思的事。我喜欢听他讲上断头台前故作镇定的查理一世,火光冲天的巴士底狱,以及纯粹的充满理想主义的红色中国革命年代。这让我想起小平,某个把孙中山叫做“靓仔国父”的家伙,初中第一个历史老师,很像莱姆斯·卢平。进了历史班后发现一件很纳闷的事,每日被以歌颂的态度教授那么多造反与革命,却依然要乖乖服从于校规,不准迟到,不准留长发,不准逃课。

    课间下楼的时候会见到精灵。浅而细长的眼睛,头发泛红,半透明色皮肤,裹在校服白衬衫里的肩线削瘦而突兀。人人都有希望的上清华的理科尖子班居然存在这样的容貌,是不是终日和数字打交道的人才会如此不染尘埃。每日枯坐在教室里十多个小时的生活,能看到一副单纯而漂亮的事物,也足以带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安稳与平静。



    那场台风像个恶作剧的小孩,最终失约。

    晴天的脸蛋此刻多少有些嘲讽意味。心爱的帆布鞋泡了水,被扔在宿舍地板,鞋带散乱的样子倔强而孤傲。人总要学会自己坚强的吧,怎可借一场台风用以逃避。

                                                                                                          ——200787

[ 本帖最后由 壹一 于 2008-3-2 03:00 PM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8-10 03: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戴着耳塞走走走 【鱼缸瞑想】

[鱼缸瞑想]。

        这座城市越来越像一个巨大的鱼缸,我们是孤单而拥挤的热带鱼生活在窒息的透明幻觉里漫目游弋。我越来越懂得什么叫做自得其乐,一对MP3耳塞足以隔开整个聒噪的世界。人们每天说那么多话不累吗?看他们热的面孔都扭曲啦。咕嘟咕嘟,玻璃墙壁找不到出口,放大的腮和没有眼睑的瞳孔,越来越像鱼,摆着尾巴的鱼。

        靠虚幻和妄想支撑着生活,抱一本杂志过一辈子又何尝不可。潜水太久,泡得皮肤都起了皱,就连买CD这种卑微生活里的小调剂也开始变无味。但我始终是要靠音乐来拯救的,和大多数这里的鱼不一样,那些歌才是我的水。异类。

        在步行街角落的唱片店8折买到Green Day的地下摇滚现场是近日里唯一让我瞬间兴奋起来的事儿。原谅我的无知,才是手头第一张摇滚现场DVD。念念不忘,高一某次生病,从体育课逃回教室,零星几个人,我趴在自己桌上昏睡。班上那个喜欢玩吉他的男生也在,我们唯一有过的单薄谈话是关于杂志上眼圈浓重的Billy Joe。那天他开了讲台的电脑放歌,前奏美的让人心碎的电吉他扫弦,蔓延整个空旷教室。我一直相信发烧的人都有特异功能,滚烫的额头,沉入环起的双臂,在某种奇怪的幻觉里听这样一首歌。姿态亲密。清澈的男声,在渐渐加重的鼓与贝司里行吟般唱,“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只此一句,在我摊在木头桌面烧的混沌的脑袋里无序重合,熟稔而温柔的印象。那是个大热天,关于这首歌的记忆却干净清凉。我没在九月结束时醒过来,却从那时迷恋起朋克三和弦,听到类似前奏便欣喜不能自持。直至后来在《Wake me uo when September ends》的MV前哭泣,以及对整张《American Idiot》的全盘热爱,都顺理成章,都是后话。
      
        Billy Joe毛糙的黑发在舞台昏暗的灯光里异样真实,他们浓重的眼圈总让人有错觉像要流下黑色泪水。现场的魅力多迷人,台下森林般举起的摇滚手势,跳上音箱的Joe,他怀里的吉他像一把出膛的枪。又是那段令人心碎的前奏,Joe斜斜倚着身子,像在与麦克风接吻,右手安静拨弦,低低吟唱“Summer has come and past…”发现我对与这首歌的小艳遇无比珍惜,又过去一个物是人非的夏天,我们在哪一年生病哪一年经过空旷楼道哪一年听谁唱过歌。我希望热爱音乐的人都能有好的归宿,偶然间看到这么一句让人眼睛发热的话。一瞬间,一瞬间撕心裂肺的温情。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抱着断了弦的吉他死去,这样说多么矫情啊,我甚至连一个音符也弹不好。

        高三的人考完那场试都要离开了。我从一个白净的姐姐手里花两块钱买了些音乐和电影杂志,旧的翻起细细的毛边。新出炉的录取分数线让所有人都绝望,不知一年后的我们又是何等面目全非。我盘算着从现在开始攒钱,没书念的话就投奔车站那边开CD店的老板娘,安安分分打几年工,然后去梦想中的地方旅行。

        前几天又生病。我似乎有在大热天发烧的怪癖。躺在床上两天两夜,不停地梦见莱戈拉斯,和一大篷车逃逸的妖精。可我最喜欢威尔特纳啊,真是奇怪。彻底清醒之后发现先前买的一摞CD在桌上积了灰。去拆Beck的《Sea Change》,人们说他是拼贴怪才,我却买到这张02年的民谣小调。专辑封面这男人的脸涂了油彩,越来越无力抵挡这般低沉的英伦腔。Your sorry eyes cut through the bone. They make it hard to leave you along. Leave you here, wearing your wounds, waving your guns at somebody new. Baby you’re lost, baby you’re lost, baby you’re lost cause. 他反复唱反复唱,女孩子坐在墙角,抱着她的武器,伪装最后一寸倔强。只有他知道,只有他知道此刻她脆弱得轻轻一碰就会化做粉末,他怜惜而无奈地唱,用声音搭起壁垒。There’s too many people, you use to know. They see you coming, they see you go. They know your secrets, and you know theirs. This town is crazy, nobody cares. 用最温柔的方式刺穿皮肤,擦过冷漠的人群,整个庞大而虚伪的世界,却没有痛觉。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如此,失去所有理由,再无力反抗。可会不会有看穿这伪装的人来,拥抱一切狼狈不堪,安静说一句,其实不必太坚强。

        I’m tired of fighting, I tired of fighting……

        我知道我没有任何资格伤春悲秋。正如寂地所说,我们的生活都太优越,所以才有时间一本正经地孤独。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喜欢Maximilian Hecker,我只在最神经质时才能静下心来听他的声音。这男人似乎极度迷恋sleep这么一个单词,在歌里用那副慵懒惰而充满迷幻质地的嗓音一遍遍吟唱,慢悠悠的两个单音,想要把人拖入一场精神分裂的睡眠中去。

       发现我可怜的MP3里没有一首振奋人心的朋克。My Chemical Romance歇斯底里的Emo听多了也会累。那天拎朋友的BenQ听《Holiday》听到没电,背到兴起的历史也在停滞的音乐里忽然不知所措。唉,我越来越没有上进心。中午在新搬的宿舍里喝滚烫的粥,第一次听了Nick Drake的《Northern Sky》。这个在我出生前就已死去的诗人。我能像从前那些曾冷落他却又后悔的人那样肤浅地仰望他吗?名利是棵病了的果树,根茎扎壤也换不来一树繁华。宿命般悲剧的色彩。没有办法忘记Nick Drake某张穿横纹披肩的照片,捧一手花朵残瓣仿佛看你一眼便要回头走入无尽寂寞。有些唱歌人的照片永远这样,即使早已不在人世,似乎仍有灵魂驻足其中。比如Nick Drake,比如Kurt Cobain,那双第一次见了就再也放不下的仰视的眼睛,清澈无辜,没有一丝杂质。

        劳动日分配到学校图书馆。被派去搬书搬了一整天。那些线装的年代久远的发黄纸张,在怀里摞成高高一叠,做图书管理员一定很幸福,终日被这些纷飞的尘埃淹没。干活间隙和叮当缩在高大的书架乱糟糟的纸箱中间翻摇滚杂志,生锈的电风扇嗡嗡响,卷起的裤腿被汗水粉尘弄的污七八糟的T恤,怎么看怎么像小民工。最终还是没忍住干了坏事,偷海报。叮当偷了一张The Libertines一张Linkin Park,我偷了张《8 Miles》一张Kurt。真是愧对老朝我们笑的图书馆馆长啊。但如果不带走Pete和Carl两兄弟温柔暧昧的眼神就要永远留在灰尘漫天老旧的书架里无人知晓啦。自我安慰一下。决定回到宿舍把《8 Miles》那张电影海报贴在我床边喜欢掉粉尘的墙上。Emineum沉入一片灰色低头在手心写字的模样睡前看会很舒服。软绵绵的睡眠,是啊,我现在急需一场睡眠,硬邦邦的凉席,枕头下放着我耳线散乱的CD机。

        说了这么多,我想我还是呆在这座有蓝色天空的鱼缸里没游出去。那些幻觉不会再有了吧。人们大声喊叫的变形的脸,那些让我陷入疲惫的脸。我想也许接下来的一年里我要做一条安分的鱼,潜在这鱼缸的最深处,听一些简单的小民谣,昏睡,看见醒过来的真实。

                                                                                                                                                                  ——2007.6.30

[ 本帖最后由 壹一 于 2008-3-2 03:01 PM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8-10 03: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废墟。走失的童年。】

本帖最后由 壹一 于 2010-12-1 05:00 编辑

我还记得许多年前的那条街。
老旧的房屋,石板路,喧嚣熙攘如同发黄的照片般,水汽模糊。
实行拆迁计划,政府不会关心,是否埋葬了谁的童年。
只要我们记得那些好时光,心里头的小孩,便不会逃走。


69 011.jpg

20070810_3d86365b47e79604a96eX61NqNdHU9aH[1].jpg

20070810_8b8a5baccaab5cbe009ephfsHYnYmNGe[1].jpg

20070810_2006e01767ccd93fd648YL6x4RJ8auIv[1].jpg

[ 本帖最后由 壹一 于 2008-8-1 05:54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8-10 04:2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生命是一场盛大而温暖的相遇】

本帖最后由 壹一 于 2010-12-1 05:00 编辑

mess  n.杂乱;混乱;肮脏.
      vt&i.弄遭;弄乱;弄脏.

我对着英语练习册发呆。迷恋起mess这样一个单词
   
混乱;糟糕;是不是一种生活状态。
     
Mess.Everythig's a mess.从前Avril在歌里这样唱过。她站在阴冷桥头,瞳孔深陷入漆黑一团的眼线。
   
我对叮当说,以后我要写一首叫mess的歌。
   
她笑,好啊,不过你面前的是个还没学会架鼓的鼓手,你自己是没学会写歌的主音吉他,她们有个还没出现的残缺的乐队叫Cloundtowards。
   
我们的话题从来飘渺而带有小幻想的文艺化。这样真好。不为琐碎现实所困。

   
前几天生日就这么晃晃然过掉了。不可思议。我像个傻瓜一样抓不住17岁的尾巴。曾经很后悔在18岁临近时看《小王子》,我被这个星球男孩的言论惹的无比难过。“为什么你们大人,觉得这一切都不重要呢?”我体会他的伤心,看见十几年前在家属院温暖的楼道,骑红色童车的自己。我相信所有的数字都有生命,相信半夜12点布娃娃们都要起来跳舞,所以晚上醒过来,也不敢睁开眼。被太多太多人教导过要成熟要学会承担责任,所以当我和小王子同样觉得羊和玫瑰花的战争很重要时,自己都感到奇怪。原来童心还在。为什么人们总要逼迫某个孩子长大呢?对不起,这是多么幼稚且不负责任的说法。我站在幼儿园小床的栏杆上,晃晃荡荡对老师说,我不想长大了。老师很生气,下午放学后向妈妈告了状。我不记得妈妈那时的表情及话语,她却在十几年后,安静地对她的孩子说,你快些长大吧,你再不长大,我和爸爸就老了。


妈妈,我知道。其实很早以前,我就觉得,不想长大是种罪过。
   
某天晚上临摹了Peter Pan的画像。真神奇我还找得到小时侯的小人书。插图里的Peter很漂亮,有淡黄色头发,绿的衣服,以及红靴子。那时最早接触有关Peter Pan的影象,从此思维里只认定这个模样,无法替换。天知道我曾经多么爱这个小孩,可一切都在铅笔细细的线条里消失无踪。不得不在所有人隐秘的胁迫下放开他的手,注定不是幸运的Wendy。

童话都是悲伤的。不尽相同。安徒生的悲伤。王尔德的悲伤。圣埃克絮佩里的悲伤。曾经笃信过什么永远和永远,最终也被打破。当一个人连自己的单纯都无法保护,那是真的没有谁会在意她溺水而死的童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8-10 04: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行纪【斑马线】

城市里的符号。
                         像是个有着可爱表情的小丑脸蛋。


20070810_17180059726e609215c4Ssi1MAbJT66t[1].jpg

20070810_a7a8d2586d9bbcd47f06XxXEIKmQgKhT[1].jpg

20070810_f652e67da8136d7786a7rkP8IMTt6qoy[1].jpg

[ 本帖最后由 壹一 于 2008-8-1 05:58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8-10 18:0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xellow123 于 2007-8-10 11:31 AM 发表
算不算沙发?很喜欢你的文章~~~进来拆楼了~~~

喧闹的城市,改变不了的是它的喧嚣,于是,它总是遗忘着我美丽的舞步……


谢谢~算是沙发啦~
xellow能看的懂我乱七八糟的东西真是好啊~

城市总是很吵的..那么在其中的舞者..也更为孤独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8-10 19: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壹一 于 2007-8-10 06:04 PM 发表


谢谢~算是沙发啦~
xellow能看的懂我乱七八糟的东西真是好啊~

城市总是很吵的..那么在其中的舞者..也更为孤独吧.


呵呵,不乱不乱,看起来还算舒适~~~~

作为其中的舞者,我总希望得到倾听的眼神,陌生的一瞥,总是能让我感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8-18 22:4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xellow123 于 2007-8-10 07:27 PM 发表


呵呵,不乱不乱,看起来还算舒适~~~~

作为其中的舞者,我总希望得到倾听的眼神,陌生的一瞥,总是能让我感动~~~


但是一直跳舞会很累的...
而且能真正倾听自己人...似乎也不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8-18 23: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1啊~原来你有文在这里~都不告诉我D~来晚了~过来串门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8-18 23: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电影男孩【Finding Neverland 谁偷走了我的永无岛】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Are you still believing in fairies?
                                                       yes i believe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I thought she'd always be here.

So did I.

But, in fact...

she is.

Because she's on every page
of your imagination.


You'll always have her there. Always.

But why did she have to die?

I don't know, boy.

When I think of your mother...

I will always remember

how happy she looked

sitting there in the parlor,

watching a play about her family.

About her boys that never grew up

She went to Neverland.

And you can visit her any time you like

if you just go there yourself.

How?

By believing, Peter.

Just believe.

I can see her.


[ 本帖最后由 壹一 于 2008-3-2 03:12 PM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8-18 23: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露爽枫茶 于 2007-8-18 11:04 PM 发表
1啊~原来你有文在这里~都不告诉我D~来晚了~过来串门子


刚想告诉你啊。。。
串吧串吧。。。这里冷清的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8-18 23: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penk不知道拼对没有~我不太喜欢这类音乐,但很喜欢小艾啊~~
8过丹尼尔说小艾不算真正的penk乐手~
~没了解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7-8-19 14:2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恩恩...是PUNK啦.....
现在Punk和三十年前Ramones..Sex-Pistol他们的已经有很大差别了...无论是音乐还是形式还是内在精神...
但是一切都是有发展的嘛...一种音乐类型从产生到经过三十年...肯定会衍生出很多分支...像90年代盛行的车库音乐也是Punk的产物啊....
现在的音乐也是越来越商业了...Arvil唱的应该算Pop Punk咯....不过她一直反对自己的音乐是Punk....其实没什么所谓啦..听歌嘛要有包容的心态..只要是好音乐..什么形式都一样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7-8-19 18:46:31 | 显示全部楼层
11,看你写文觉得很真实
PETER PAN,那个永远都不会长大的孩子,多好啊
不用面对除了自己童话以外的世界.
童话都是悲伤的。不尽相同。安徒生的悲伤。王尔德的悲伤。圣埃克絮佩里的悲伤。曾经笃信过什么永远和永远,最终也被打破。当一个人连自己的单纯都无法保护,那是真的没有谁会在意她溺水而死的童心。
这段话看的我很难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WLCN-西城中文站 ( 黑ICP备14000173号-2

GMT+8, 2018-7-18 14:36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