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CN-西城中文站

楼主: 壹一

[今后情歌为谁唱]【小鱼缸/Little Fish Bowl】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9-16 16: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难怪~哪天上来发现才发的文不见了~弄的我又发了一次呐
玩偶……想起CLAMP画的小可,想起某个组合~
寂地,总觉得她的画有着抹不掉的忧伤
J.D.塞林格,这个名字好熟悉啊~不记得了
话说1~客心有了新的故事~你看了么~叫《憧梦》,很8错的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9-16 16:5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露爽枫茶 于 2007-9-16 04:41 PM 发表
难怪~哪天上来发现才发的文不见了~弄的我又发了一次呐
玩偶……想起CLAMP画的小可,想起某个组合~
寂地,总觉得她的画有着抹不掉的忧伤
J.D.塞林格,这个名字好熟悉啊~不记得了
话说1~客心有了新的故事~你看了么 ...



小可..就是"基路仔"啊...(8好意思..我小时候看的<百变小樱>是香港台的啊..是这个译名~)
话说J.D塞林格8就是<麦田守望者>D作者嘛....
总觉得寂地这几年长大了好多..会想事情了~
客心有新漫画啦~~~赶快去磨来看~~~

以上为经典一问一答形式......qq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9-16 17: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汗~是古罗马常用的对话方式写文吧~

恩恩~在可爱100上有登~叫憧梦~女主角一开始就米掉了~好象客心是在客心玩姐弟恋的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9-23 00: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露爽枫茶 于 2007-9-16 05:00 PM 发表
汗~是古罗马常用的对话方式写文吧~

恩恩~在可爱100上有登~叫憧梦~女主角一开始就米掉了~好象客心是在客心玩姐弟恋的说~


姐弟恋...汗...我对这不太感冒...

头像谁呀..?8要小Raul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9-27 23: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啊~当然要的~他已经深入我的骨髓了(真是肉麻哈我,学学莎翁的口吻),诶,现在已经很少想他了~就是因为不想所以他才能总进球吧~发现我这人带衰哈~
恩至于头像~~山P~不过1是不哈韩日哈欧美的哦~所以应该是不知道的~
信收到了~正在回复~考试也结束了~意料中的糟糕透顶~
你们十一放几天?听讲我们有两天时间休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21:5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放3天吧..唉..一放完就回去考试..真受不了.......
汗..我的确不知道你头像是谁挖..反正是帅哥就成~嘿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9-30 22: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很有感觉的一人呐~
55~我们只有两天~诶~
1要努力搬文上来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 12: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感觉....~
唉..昨天去游园会帮忙累到腰酸腿痛...派了几千瓶可乐啊.....(救命....)
我懒到不想搬文了..5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0-15 17: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我的城】

本帖最后由 壹一 于 2009-9-28 09:06 编辑

乔麦曾经无数次想象过他们相遇的场景。她要在希思罗机场见他。他穿黑色军装味浓厚的大衣,帅气的双排扣,苏联狙击手般英俊。她戴纯白毛线帽,绒球温柔垂在肩侧。航空港在背景里是电影冷色调镜头那般清冽的灰蓝,质感如同晕开的雾。她拖着行李箱走,在穿梭往来的人群里沿一条游移的划痕。他在终点等,眼角眉梢都是淡意的笑。来到面前微微仰头,仿似早已习惯的高度。然后西方人常有的拥抱礼,他的发隙溢满伦敦城温暖的水汽,她的眼眸恰倒好处抵在他肩胛,聚散而出的泪润进衣衫布料,消失了无踪迹。
      
      我等这一刻太久。他说,鼻息在耳畔酥痒柔软。

      他把ipod耳机分一只给她,除下黑色手套戴上她患了气候不适症冰冷的双手。拿过行李箱牵她出去,接TAXI,为她开门。仿佛早已深入骨髓的绅士行径。她坐在车里安静听歌,偶一抬头,看到London  Eye壮美迷幻的倒影在车窗映现。


PS....某篇未成型的小说其中一段.......关键词:网恋。(真是俗的可以啊......)

[ 本帖最后由 壹一 于 2007-10-20 08:31 PM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0-16 22:4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签名是<阳光小小妞>的剧照!!
我巨喜欢的一部电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0 20:2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泛泛之辈 于 2007-10-16 10:43 PM 发表
楼主的签名是<阳光小小妞>的剧照!!
我巨喜欢的一部电影!!


对啊对啊~
就是<Little Miss Sunshine>啊~(有翻译叫<阳光小小妞>的吗..汗...)
明年6月之前偶大概是8会换签名的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0-22 09: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中文翻译就是<阳光小小妞>要不是"小姐"?qq09
呵,我也几不清了!!
反正很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4 10: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泛泛之辈 于 2007-10-22 09:01 AM 发表
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中文翻译就是<阳光小小妞>要不是"小姐"?qq09
呵,我也几不清了!!
反正很喜欢!!



呵呵..翻译问题~
一样拉..内涵还是相同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23 15:5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戴着耳塞走走走 【与音乐蜷缩在一起】2001.10.20

[与音乐蜷缩在一起]。


       下午四点半钟光景,天空黑暗而阴沉,一个关于雷雨的前兆,在这些气息里明澈却不甚清晰地游离。无光线的房间,窗帘下的阴影像是某个让人安逸的梦境,气息微弱,仿佛轻轻触碰就会死去。
       已很久没有这样认真去闻被窝的味道,它像一个巨大的摇篮,把躲在里头的人推入童年温暖的深渊。我看到我的书,碟盒,杂志,在被掩盖的光里静静散落于床头,CD机睡在枕边,那么熟悉那么熟悉的触感,耳塞像长在身体里,半握着开始显得残旧的白色线控,而声音呢?声音像呢喃的火花,足以让掩在棉质被铺下的眼睛,沾满雾气。
       耳线弯弯折折,我们安心地相互缠绕,与音乐蜷缩在一起。

壹 [女孩别走]

       这些天来奇异地遇到许多从前喜欢Avril的女孩,我们简短的话语间催化出一种暗示,原来那个挑染粉色头发的姑娘一直存在于某个强大而统一的回忆里,保持最初的模样,淡淡叫嚣,不曾离去。我们不是拥趸,拥趸会爱偶像到底。我们只是在逝去的同一时光里似是而非般爱过这个姑娘。她的黑指甲烟熏眼妆骷髅头银指环,仿佛心里另一个自己。这是个没有嬉皮士与朋克先锋的泛娱乐时代。大众传媒带来踩着帆布鞋的她,那些终日植根于破败校园的女孩儿忽然看到新鲜的光,如同诱发了隐藏至深想要打破什么蠢蠢欲动。记忆里还在念初二的时间,每日下午上学前必听到广播站里放《Sk8er Boi》。我们带着夏日午后浓烈的倦意,穿过球场,看见礼堂石柱顶端挂着的黑色音箱,里面17岁少女的声音如同新生般与死气沉沉的教室格格不入。女孩们天真而倔强还没形成完整世界观的思维里,于是认定了这强劲而清冽的音乐,带着似乎要将她们拉出这单调生活的冲击力,气势凌厉而干净。
       然后又过去几年,她不再是逃学组乐队的忤逆少女,我们似乎有些淡漠,知晓梦想始终是梦想,远没有现实来的直白犀利。
却是近来才恍然,原来她一直被我们放在记忆里坚定地怀念。尽管当年的女孩子一些依然热衷于港台流行乐,一些在独立摇滚的声音里越走越远,一些进化为静默不语的学习机器。但如果你提起,她们仍会记得那个留直长发眼神执拗的姑娘,与自己孩子气的无所畏惧的年轻的过往。也许当年我们爱的不是她本身,而是那双尖锐而孤傲的眼睛,以及少女桀骜不驯的青春。
       我们不是拥趸,拥趸会爱偶像到底。有时女孩的逻辑很简单,就连Avril都开始穿着网袜跳舞了,那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会变迁?一如我们那个常想着离家出走的年纪,偶尔惦念,也只看到它沾满尘埃的脸。

贰 [童年失落中]
      
       这就是我看《Finding Neverland 》会哭的原因。世界上再没有比James Barry更好的成人,会一本正经而略带忧伤地劝孩子们不要长大。
       是啊,“童年不会再等待”。现在的小孩似乎都挺累,每个周末随父母奔赴乱七八糟的兴趣补习班,钢琴书法美术舞蹈,这些如此艺术的字眼到了丁点大的孩子那里会不会变成一种煎熬。幸好我的童年未曾被剥夺,至今仍记得家属院温暖的楼道,布满锈迹的篮球架,以及单车辗过落叶声响细碎。那是自踏进应试陷阱后再也无力重现的美好。不敢想象如今的孩子们将来在试卷里埋着头,回想儿时,除了赶车和上课还剩下什么童年。
      “I just a kid and life is a nightmare/I just a kid/I know that it’s not fair/Nobody cares/Cause I’m alone in the world is/Having more fun than me.” Simple Plan深得我心的原因大概就是他们能将单纯到冒泡的想头唱得理直气壮。只是孩子而已,去他的钢琴去他的书法,小孩最应当学的东西就是玩儿。可又有多少成人能够明白,一个孩子转瞬而失的脆弱与童心是最珍贵的物事?落落在《Side B童话》里写,嘁,大人。就连我天底下最好的父母也认为成熟是件大好事,于是只能按照他们的意愿变得越来越坚强,你长大了,就应当是攻无不破的堡垒,攻无不破,甚至哭泣也是一种奢侈。怎么能容忍操持一世的父母再为你的孩子气买单?所以那些肉体成长内心却停留在孩童的人都是神经质,比如安徒生,可他的童话最终在两百年间成为所有小孩子与大孩子永远的慰藉。
       小意达花儿睡在摇篮里温暖香甜,彼得潘吹着口哨再也没有出现于深夜的窗棱,小王子在绵长绵长的悲伤里回过头来说,难道你不认为,羊的玫瑰花的战争很重要吗?
       Goodbye Alice in wonderland.  Jewel呓语般唱.

叁 [爷爷的旧唱机]
      
       我在寻找爷爷的旧唱机。这个老人给予我的记忆在6岁那年戛然而止。我知道他的许多故事,那些被大人们拿在手中反复惦念的,说他如何是内心优雅的革命者,如何骑着白马从战地回到村庄找小时订亲的爱人,他能扛枪,也爱念书,整个意气而年轻的时代,在怀有淡淡忧思的讲述里充满浪漫主义气息。
       然而没人告诉我爷爷有一台旧唱机。那种被改进的留声机,没有花一般的大喇叭,但有在黑胶碟上划出涩涩响音的唱针。他们像遗忘某件无用的琐事搬,将这段过去从谈话及怀恋里删除,不经意的,瞒了他的孙女十年有多。
       直至最终知情的我向奶奶打听,这个当年被他用白马从故乡带走的女子,乐呵呵地笑,然后一点一点回想有关旧唱机的所有细节。说他常用唱机听戏曲,听粤剧,也听文革的样板戏。他喜欢请朋友来家里跳舞,甚至当过合唱团的指挥。没人能准确记住旧唱机的价钱,奶奶只说是爷爷差不多一个月工资。那时她还问,买这东西,不用吃饭了?他回答,不吃饭也要买。
       我想起我的CD机,想起那年听了一整个夏天的唱片,想起无数个窝在碟铺翻翻找找的午后,想起曾默默攒起生活费,只为买心爱乐队的港版专辑。原来我们是一样的人,戏曲或摇滚,黑胶或CD。有本质的区别吗?都是失了音乐便不能活的同类。
爷爷无法知晓,那个曾静默看过他黑白遗像的6岁女童,12年后,会坐在仍充满他往日气息的老房屋里,为一段被冷落的记忆,感动得无以复加。这大抵是生死两茫茫间,我们唯一一次心灵相通。但时间开了错落的玩笑,他爱音乐时我未出生,我爱音乐时他已离世。可基因单薄且固执地留下,于是最终长大的我守着满柜辛苦收收集的CD,如他当年那般,日日对音乐忠诚。
       我在寻找爷爷的旧唱机。那是一段小小的不起眼的于我而言却极其重要的记忆。无关枪杆,无关乱世,无关革命情怀。我想爷爷会同意由我来珍藏他的唱机,安静地回忆一些与跳舞有关的往事,并允许,终于在过去这么多年以后,从歌里俗气地唱一句,I miss u.

       被窝。耳塞。失落的幻象。现实找不到归途,那些掩埋在雷雨前兆之下的童心该何去何从?生命如此单薄,若能抱着末尽的弦音过一世多好。我们安心地相互缠绕,与音乐蜷缩在一起,如同永远不会苏醒。
       拉开窗帘,又是一片刺目天光。

[ 本帖最后由 壹一 于 2008-3-2 02:58 PM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31 19:5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的潜行者 【墙】2006.12.27

[]。

       是不是近来太迷恋德国,以致在翻看杂志的间隙,见到Love in Germany 字样,都要抢过来细看。
       见到的是插图,而文章则出自早在十五年前死去的女作家。三毛。《倾城》。自习课嘈杂,翻动书页以及笔尖在纸面上上磨擦的细碎声响。兀自陷入36开的小本杂志,时空倒转,文字里迷失一个年代。
       刹那间像是古老的旧上海歌谣中才会出现的字眼,却席卷了60年代末德意志人空前盛大的悲伤,在这个传奇一生的中国女子笔下以最哀婉的姿态绽放。
沉迷不总在于第一面之缘。也许文中有太多我所喜欢的因素,历史在弥漫的风雪里厚重而沉默,孤独的身上沾满漂泊气息的女子立在西柏林街头,因着前人的罪,丢失一场足以怀想一生的悲伤的恋。
       那是一九六九年的冬天。一九六九。她强调般写道。时间上不算遥远概念里却距离模糊的年份。一九六九,红卫兵鲜明的袖章覆盖了整个烦躁不堪的中国,一九六九,Beatles背着吉他在海边唱着湿气凝重的英伦摇滚。一九六九,柏林深陷一墙之隔暗无天日的双城,千万人遗失了父母子女亦或爱人,而本应与这一切毫无牵扯的异乡女子,却仍然成为那个年代悲剧里微小的一分。在她安静的述说之中,历史的阴影沉淀至浅淡,字行里却始终有宿命般的忧伤挥之不去。
不相信有前世,然而那些只见一眼就奠定下来的情愁,有怎样说不清道不明解不开的缘由。
       那个在柏林墙内低下眼眸的东德军官,他会不会有苏联经典故事里男主人公保尔•科察金那般修长的脸颊与清俊的眉,他吸烟的姿势会不会犹如柏林城东萧条的街道那般落寞,亦或说,是曾经那个悲剧性的年代,让他有如染上夕阳淡薄的暮色那般迷人。
       他忧伤地看着爱人走的背影一定很美丽,再长的城墙也隔不开那那样的目光,炽烈的绝望,最终在眼底烧成灰烬。
       相比把身体蜷缩扭曲入汽车前盖,或攀爬铁丝网的东德人,他们的相遇实在只能算是最轻的事件。那些年有多少人向西德逃亡,却最终死于柏林墙下。而他们,一个是孤单而疲倦备的留学生,一个是驻守关卡沉默的将领。没人会留意审查护照熙攘的车站内有两束目光如何坠入深渊。绿呢制服口袋装载东方女子静谧的笑颜。军官用英文对她说,你真美丽。
       都是纯良的孩子。只因一面倾慕而托付所有真心,相对时很少话语,甚至描述的字符也极为平淡,却还是让人相信了。那些只用眼睛和心默默感知的情愫,有足以牺牲命途的悲壮与凄绝。
       火车飞速离开带走她悠扬的感伤,他独自站在空旷的月台一个人沉伦回忆。一座城内两种思念被硬生生分割,看不见你的天看不见我的海就此死别于今世。

       我相信终有城破的一日。
       因为这爱已倾城。

       一九八九年,柏林墙被推倒。离她刻骨企盼的时日,整整过了二十个年头。二战硝烟最终散尽,苏联濒临解体,两级格局瓦解,Pink Floyd唱着《The Wall》让全世界动容,德国历尽艰难如愿统一再不用分开“联邦”与“民主”两个称谓。
       柏林墙保留下来的残桓被艺术家们画满涂鸦,砖缝里开出玫瑰,有谁寻找过断壁之下埋藏了多少沾满风霜破碎的心。
       时间过去这么久,我们终于被允许在一起。然而音容笑貌散在风里,该怎样去追丢失在一九六九年某日苍凉的时光,她垂下的睫毛,他肩上的星。最后天各一方容颜老去,睁开显出纹路的眼角,仍旧记得她离去时哀愁的话语。柏林登堡门周围的白鸽披戴阳光翻飞而起,被历史隔开的爱情在迟到二十年的曙光里彻底融化。
       孩子们在微笑,天空高唱蓝色的歌。城墙之外,似乎又再见到她虚无的笑颜。她说“我留一天留一天”,说成他落水般无力的眼睛里永远凝结的波澜。
       爱你,爱倒转的经年,爱整个和平的世界。

[ 本帖最后由 壹一 于 2008-3-2 02:59 PM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