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CN-西城中文站

查看: 7989|回复: 87

[原创] 【中长篇完结】【♪最后的提琴手 The Last Violinist♬】【Shnicky】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1-2-23 09: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撒花~~~看到虫虫的新文啦~~~~~很吸引人呢~~~~某俩人之前有什么历史么??美人的任务不会就是杀老头吧??。。。我烂俗了。。。。
3 B5 {# @% |( M6 t8 s% J" B+ W6 ]0 j& z; L& r
这文儿我跟定了~这次可不能再弃坑了哇,之前那个小精灵的就很精彩,结果不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1-8-23 22:2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呃,这时候回帖可能有些晚了。这篇文章Kain在飞机上救Nicky的时候还真是让偶有想哭的冲动。一个人真的可以爱另一个人到无所顾忌吗?KAIN死之前想到的是nicky,BB死之前想到的也是Nicky,shane以为Nicky死了,想去自杀。天啊,原来爱真的无所不能,就算再不爱,在kain救了n之后,n也会说一句我爱你吧。因为爱,有什么错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1-8-23 21: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 Y6 u6 q% o0 H* x  Z) E; e呃..我发现我真是越来越爱美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1-8-23 20: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啊啊这文好纠结!!!楼主逻辑性强!我们美人就是受欢迎啊哈哈哈

点评

呃..我发现我真是越来越爱美人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1-8-23 21:10
谢谢夸奖哈,当时我写的时候也差点儿没纠结死……  发表于 2011-8-23 20:3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2-22 20: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长庚星 于 2011-3-12 23:29 编辑
1 W/ v" |# z  ?6 _4 M% L3 ~
  ^( l( z7 i; u6 ]6 p在家族里沉默了好久了,以前也在文区留下了不少坑……好长时间没有写文章了,也不知道手感还对不对。这文章还是考期无聊时来的灵感,写的时候故事还没有完全成型,所以又被改了好多次。这次把这篇文差不多已经写到了结尾我才发上来,因为之前确实留了不少坑,这次我会完成这篇小说。写的时候没有按章节,只是一口气顺着就这么写下来了,更新的时候就按字数划分吧,大约每一章2500~3000字左右,差不多三天我会上来更新,每次更新的章数不一定。今天第一次就更新三章吧~~~
7 _( Z! ~$ c% J% {" B. {) [' L4 R4 W! F; ~# X5 Q
还有,因为剧情需要可能会有一些关于High的描写,家族里未成年的亲们自愿绕行~嘿嘿~~
8 f, P4 x3 V! }废话不多说啦,上文!
8 O4 V+ A! d/ B2 n全文阅读请点击
这里+ X  b- ^- J5 g" N- C; V5 W
还要说一下,博客里面的个人信息完全不符,大家不要当真……我只是懒得改了……
# Y1 `  R$ c' J4 y) B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2-22 20: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庚星 于 2011-2-22 20:20 编辑 4 l- g( n: d+ T: r( S) u
- H8 G6 r& H$ H, O3 U
【第一章】' S  m# Q0 `, r9 y1 s! e. @
天似乎已经很晚了,可在伦敦这个城市里,华丽的霓虹灯将夜空照的犹如白昼。在城中心的大街上,人流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圣诞节的到来让这条街更加热闹。这也就意味着要工作到更晚。
街的尽头传来悠扬的琴声,依旧在营业的百货商店的橱窗前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人群中间,有一个人拉着一把小提琴。提琴的整个琴身和琴头呈红色,漆黑的琴枕,只有拉琴人手里的那把琴弓可以显示这琴应该有些年头了。不过似乎没有人去注意那把提琴长得什么样子。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音乐和音乐人的身上。那个人脸上涂满了油彩,头上戴着高高的帽子,很像在马戏团表演的小丑,他身上穿着一件彩色的长袍,从材质上看上面的花纹应该是拉琴人手绘的。
这种被称为“行为艺术”的街头艺术通常能够赚到好多钱。当然,他的目的也就是赚钱。没有什么比不能维持基本生活更糟了。
钟敲过了午夜十二点,人群渐渐散去了。那人收了琴,收了钱——呵呵,今天赚的不少,合起来大概有三十英镑。每天晚上在这里站上三个小时,就可以挣这么多。
“要是每天都能在这里就好了。”他叹了口气,他喜欢演奏,在许多人面前演奏,他变着花样地演奏各种乐曲,直到人群中传来阵阵的喝彩声。可是他不能在这里常呆,虽然他喜欢。他要去酒店,那里挣得不多,可是出钱的那个人可以让他过得安逸,他不想再流浪了。
对面的巷子里跑出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孩子,破旧的衣服,脚上套着双单鞋。孩子伸出手到他面前,他看了两眼,有些不屑。
和我是一路货色。不,我应该比他好。至少我有地方住,能穿得暖。
“干什么?”尽管他觉得和这个孩子比自己似乎已经是在天堂了,他还是不太想有什么表示。
“我有重要的东西给你。”
“呵,你认识我吗?”
“认识,你是小丑。”
“呵,胡说。”他背上琴,不打算和一个小毛孩子浪费时间,他掀起身上怪异的袍子,从里面牛仔裤的兜里摸了一点儿零钱塞到那个孩子的手里,“别跟着我了。”
“我说话算话。”孩子把钱放进前面一个缝好的口袋里,从腰带上拿下一张卷着的报纸,“这个给你。”
“呵……”他接过报纸,简直哭笑不得。
孩子跑开了。他打开报纸,一张照片跳进他的视线,是他的照片,他又笑了笑,摇了摇头,继而把报纸扔进了最近的一个垃圾桶。

0 v* }4 b0 t5 V& u$ z0 u
转过三个街区,他扯掉了身上的袍子,背着琴进了Bartime。一个酒吧里的人从来不会因为时间问题而减少。他站在一个角落里,因为脸上还涂着油彩,他不敢保证有的人看到他以后不会叫保安。过了一会儿,有个人朝他走来,他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没说什么。
“你唱完了?”他盯着昏暗的灯光下来人的轮廓。
“你小子站这儿干什么?!”来人揪着他一只胳膊拉着就走,“你看看,你也不把脸洗了,你这个样子让保安看见他们会把你暴打一顿然后扔出去。”
“不会的。”他依然笑着,任由那人拉着走。
“不信我现在叫保安过来,你看看会不会。”那人把他拖进了卫生间,一把摘掉他头上那顶滑稽的帽子,一头柔柔的金发散下来,有点儿长,挡住了眼睛,“你怎么不知道把他摘了,你知不知道你戴着它很可笑!?”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似乎很叛逆,“你今天怎么没先回公寓,知道我会来?”
“是!”那人似乎很无奈,“你快点儿把脸洗干净!不然这里没人给你酒喝!”
“呵呵,你就知道我是上这来喝一杯的,所以就等着我,够哥们儿!”
“别废话,快洗脸!”
他转过头看向镜子,镜子里面自己的脸完全被红色的颜料所覆盖,红色的颜料上面用黄色、白色、黑色画着类似于图腾的图案,让他看上去就像是远古的土著民。只有一双湛蓝的眼睛在厚重的颜料下闪闪发亮。
“臭美什么!”那人嬉闹着在他后脑拍了一下,打开了水龙头。他就把手伸到水中,把温水又调得大了些,洗着脸上的油彩。
“吧台前找我。”那人在他的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下,那只手还没有离开已经被他的一只手已经飞快地伸到背后按住。
Brian,我警告过你,少来!”他有点儿怒了,愤愤地甩掉抓着的手。
“呵呵,你还真是随身带着家伙。”Brian并不生气,似乎习惯了这种玩笑。“别忘了,我们早就不干了。”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还有,别太招摇了,被认出来了不好,虽然现在不是在他们的地盘,但是我想你也不希望惹他们坏了规矩。别忘了,我们是被卖了的人,不值钱。”
“嗯。”他咬着牙说,“我知道了。”
                             
“那个人是什么来头?”Brian端着酒杯看着舞池里一个着装妖艳的女人,舞池里红色的灯光夸张的晃着,把她映得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魔鬼。
半晌没有等到回复,他用胳膊肘捅了一下旁边的人。
Nicky!我问你话呢!你能不能不总是这么心不在焉的?”
Nicky在一旁紧着琴弦,肋上忽然被Brian戳了一下,他回过头来顺着Brian的目光看向那个女人。
“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换个正常点儿的人上床。”
“呵……”Brian冷笑一声,“我不是问她,我是问那个养你的人。”说完眼神挑衅地看着Nicky,后者停下了擦琴的手,皱着眉头,眼里喷出怒火。
“少废话!”Nicky把手里的毛巾甩到Brian脸上,“我都跟你说过了,再开这种玩笑我就让你满地找牙!”
“呵呵呵……”Brian发出一连串的笑声,他就喜欢和Nicky拌嘴,然后看着他愤怒的样子。
“你有意思吗?”Nicky弯腰捡起地上的毛巾坐回椅子上继续擦琴。
“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小心点儿,”Brian凑过来,压低了声音,“他似乎知道咱们原来是做什么的,不然他为什么会找上你?不过我想不通的是他为什么只让你在那个酒店里拉琴。他没让你动家伙吗?”
“不清楚……”Nicky眉头紧锁,擦琴的手也慢了下来,“背后的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只是派James来和我谈,不过他肯定知道我是谁,而且他知道你是谁。”
“任务是什么?”
“时机成熟的时候会告诉你,不然你会坏事。”
Nicky!”Brian不满地在Nicky的头上拍了一下,“你这儿是不是坏了?!”
“滚……”Nicky挡开Brian的手,Brian觉得无趣就摆了个大字型倚在吧台上。
“那酬金多少?”
Nicky犹豫了一下:“让我活着,然后回家……”
回家……Nicky闭上了眼睛。他太想回家了……
然后他突然转过身来面对着Brian,“Brian,你告诉我,你想回家吗?”
“废话,不过说实话,我们要回都柏林,不知道是何年何月呢。我们这种人,一个枪子不小心就要四处亡命。”
Nicky没有说话,他拿起面前的酒杯,和Brian碰杯,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2-22 20: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 v% E  U! t/ V
一个月前。
Nicky,你告诉我,你想回家吗?想回都柏林吗?”
对面沙发上Nicky没有吱声,他低下头,手指插进头发里。半晌他抬起头,看着对面的人,那人大概有四五十岁了,但是他的眼睛里的光让Nicky害怕,非常害怕。
James把我弄到这儿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个?”Nicky靠向后面,眼神里带上了不屑,“你们坏了规矩,这不是你们的地盘,而且我没有动作,你们没有权利在这儿抓人。”
James捏了一下拳头,手指发出“咯咯”的响声,他低下头,似乎在思考怎么给自己找一个适当的理由。最后他站起来,走到Nicky面前。
“我可以马上让你回到我们的地盘……”James俯下身来看着Nicky的眼睛,满意地看到那双湛蓝的眼睛被恐惧笼罩,“任务没有完成,还带着该死的人一起跑了,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处置你呢?你真是不识好歹!”他捏住Nicky的下巴,Nicky下意识地往回缩。
“你们找到Brian了?”Nicky的声音控制不住的颤抖。
“你觉得呢?”, u5 N6 p. f; i
“你们杀了他?!”Nicky咬着牙,下巴被捏的生疼,但他不敢抬手把钳着自己下巴的手掰开,到时候就不是没有下巴的事了。
“没有。”James很不屑的甩了一下头,继而冲他伸出一只手,“枪呢?”
Nicky没有动。
“少耍花招!拿来!”
Nicky手伸到身后,把别在腰带上的枪取下来放到James手里。
“嗙” James接过枪的同时朝着门开了一枪,Nicky受惊闭上眼睛。
“这么软弱,怎么会干这行?”James哼了一声,用枪摩擦着Nicky的脸,最后他用枪指着Nicky的太阳穴,拉开了保险,“睁开眼睛!”Nicky不敢反抗,“如果刚才那一枪从这里打进去……”他在Nicky的太阳穴上点了几下,“我这儿也得开花。”
“买主是谁?”
“这不是你该问的。”
“呵呵,”Nicky自嘲般地笑了笑,“是啊,这么多年了,我怎么连规矩都忘了。为什么选我,还有Brian?”
“你比较容易让人麻痹,”James用拿枪的那只手的手背蹭着Nicky的脸,“而且你会拉琴,至于Brian,他无情,这点是你所没有的。”
“时间?”
“你想什么时候回家呢?”
Nicky点了点头,James放开了他的下巴,把枪递到他的手里。
“实在不行的时候,回归你的老本行。”那人意味深长地说,“这次买主要成功,不然你会死的很惨,还有Brian。”
“呵,”Nicky把枪重新别到腰带里,“你们连我的绝招都打听清楚了,看来我没处躲。”
“还有,从今以后,你要在Golden Dream酒店工作。”
“我?工作?在Golden Dream?!为什么?”
“买家的意思。”
                                                   
这个晚上有点儿冷,Nicky依旧站在商店的橱窗门前拉着琴,他的手指冻得有些僵直。还好,今天晚上要早早结束,去酒店。风吹起了他的袍子的下摆,他的对面是一条巷子,巷子里几乎没有灯光。Nicky本能的警觉了一下,觉得在他看不见的黑暗处可能有什么在看着他。
一辆车从他面前的路上经过,车灯照到箱子里。
空无一人。
“看来是我太紧张了。”Nicky收回了目光继续拉琴,不时的有路人往他的琴盒里投放一些零钱。
汽车开过,巷子里又暗下来。一个身影又闪回巷子里,看到自己没有被Nicky发现,他大着胆子上前了几步,目光落到Nicky手中的小提琴上,继而又往后闪了闪,从风衣里伸出一只手压低了帽子,另一只手在手机上飞快的拨出号码放到耳边。
“你会对这个人感兴趣的……”放了电话,那人闪进黑暗中。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Nicky的手已经冻得无法再继续拉琴,他收了琴,蹲在地上整理今晚所挣的零钱。路上的行人减减少了,今天天气太冷,Nicky打算一会儿直接回公寓,估计今天Brian不会在Bartime等他了。
有脚步的声音,Nicky警觉起来,因为这脚步声不像是过客,倒像是冲他来的。果然,不出几秒钟,一双皮鞋停在他的眼前。Nicky蹲在地上,整理钱的手微微停了一下,继续。
一张一百英镑的纸币落到他装钱的琴盒里,Nicky不动声色,把那张钱拣出来放到路边,收了提琴,准备离开。
“我想让你单独为我演奏。”穿着皮鞋的人说,Nicky站起身来,面前的人一身白色的西装,外面罩着黑色的呢子风衣,一顶帽子遮住了他的眉毛,最有趣的是,那人戴了一副墨镜。
“你没有看到我要结束了吗?”Nicky把琴背到背上,今天太冷了,他不想摘掉帽子,而且他讨厌这种大派头的人。
“你不会让我白花一百英镑吧?”那人的身子似乎在那件风衣下颤抖了一下,继而歪着头看着他,Nicky可以想象到那副墨镜后面的眼神。但是……不对!
“一个正常的人会在晚上戴墨镜吗?”Nicky直接问出他的疑问,习惯性的笑了一下,双手继而做了一个整理琴盒上的带子的动作,手早已不知不觉的摸到了身后腰带中别着的枪上。
那人听了以后四周环视了一下,百货店里出入的人依然不少。
“你不摘下墨镜吗?”Nicky问,他开始觉得面前这个富人很奇怪。
“我想如果你是我,你肯定不会想在这么繁华的街道上抛头露面。”那人抬起头看了Nicky一眼,摇了摇头,“肯不肯赏脸?”
Nicky冷笑了一声,也摇了摇头。
“为什么?”那人把手插到兜里,在Nicky看来那是一副令人讨厌的拽样。
“我不喜欢为陌生人演奏。”Nicky冷冷的说,连嘴唇都懒得动,他眯着细长的眼睛盯着面前的人,似乎这样就能把他看得扁扁的。
“呵,”那人似乎听到了一个十分好笑但又让他很不屑的笑话,“不喜欢为陌生人演奏?!每天这么多听你演奏的人哪个你认识?”
“你不一样。”Nicky在经过了大概半分钟后,舔了舔自己被冻得干裂的嘴唇,湛蓝的眼睛闪了闪,不再看着那个人。
两个人似乎都僵了那么一下,谁都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Nicky背着琴就走。
没有声音喊住他。
向前走出一段路,Nicky忍不住回头,那个人已经不在那儿了。那张钱还在地上躺着,他又走过去把钱捡起来,环视了一圈,这么冷,乞丐都不出来了。他把钱放进兜里,有一种直觉,那个人还会回来找他。
到时候再还他不迟。
不再多想,Nicky迈着轻快的步子继续往前走。没走出多远,Nicky就感觉有什么跟上了自己,他一回头,看见身后一辆漆黑的保时捷跟在他身后,他立即警觉,这时那辆车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后车门打开了,汽车后座上坐着刚才那个人。
“上车。”那个人一摆头,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Nicky站着没动。
那辆车开动了,绕了一个小圈,然后几乎贴着Nicky的脚边停了下来,Nicky怔怔地不敢动,枪早已握在手里。
“上车。”那人打开车门伸出一只胳膊抓住Nicky,一用力就把他扯进了车里。Nicky只觉胳膊上猛地一痛,自己已经坐在了汽车后座上。枪还在手里,他开始打量车里的人。旁边的这个人他刚才就见过了,依旧是戴着帽子墨镜,脸上看不出任何痕迹。前面开车的人一身黑色风衣,从后视镜里可以看到那人也带着墨镜。Nicky注意到了那双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用仔细看都知道那双手充满了力量。而旁边这个刚刚将他拉进车的人,没看他,手插在兜里,但是单单从这个人刚才拉他的力道就可以判断如果力量比拼,他远远不及。
恶徒。杀手。变态狂。
Nicky把所有他能想象到的不好的词汇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他知道硬碰硬一定不是明智的选择。可是今天他没有带刀,不然他的灵敏度这是一定可以派的上用场。
按兵不动。
过了一会儿,Nicky见这两个人都没有动作,心里稍稍放松了些。突然想起什么……
“你的钱。”Nicky在袍子里摸了摸,把刚才那张一百英镑的钞票掏了出来,见那人并没有伸手来接,似乎对这点儿钱相当不在乎。
这让Nicky就觉得自己像被施舍一样,虽然每天人们都往他的琴盒里放钱,但是那是他靠拉琴挣来的。这一百英镑不一样,Nicky觉得自己在这个人眼里就像这张钞票,那么扁,被人看不起。
心中对这个人的厌恶之感越来越重,Nicky愤愤地把钱甩到车座上。
Nicky的这一举动倒是引起了那个人的好奇,他转过头来看着NickyNicky就毫不相让地盯着他,眼睛里直冒火。
“怎么了?”那人看着Nicky笑了,又看了看座位上的钱,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又仔细看了看Nicky漂亮的眼睛,确认了一下里面的怒火是真的而且还有继续燃烧的趋势,就换了温柔的眼神看着Nicky,可是他忘了自己带着墨镜,既看不清那双眼睛的颜色,那双眼睛也看不到自己的眼神。可是,那双眼睛太漂亮,他真的就想逗逗他,看看那双眼睛抓狂的样子。
多么像记忆里的那双眼睛……
内心里某个地方发出一声微弱的呼唤,墨镜后的那双眼睛已经湿润。
“你是羞辱我吗?”Nicky的声音提高一个八度。
“不是。”他还在墨镜后面看着那双眼睛,他不想离开即使他知道一切都是假的,怎么可能是记忆中的那个人。手早就伸出来拿走了车座上的钱,Nicky的脸色彩缓和了一些。
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Nicky安安静静的坐在后座上,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面而来,Nicky皱了一下鼻子。他从来不用香水。
车子似乎开出很远,到了郊区,最后在一栋公寓楼前面停了下来。
“下车。”
Nicky不知道这两个人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只好乖乖下来。
进了楼以后,Nicky才发现这栋公寓原来很高档,电梯上去以后两边开门,所以每户都相互独立,非常安静,而且电梯的隔音做得相当好。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可是这么有钱的人为什么要住这里?即使这公寓很高档,可是Nicky觉得对于白西服的人,应该有比这更好的住宅,一栋别墅应该比较正常。
或者说……他根本就不住这儿?
Nicky的这个疑问马上就被回答了,他面前的一户房门被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浅棕色的地毯,脚踏上去非常柔软,然后就是两架三角钢琴。Nicky看到墙壁上贴了专用的吸音材料,墙上挂着各样的小提琴,有的他看得出来价值不菲。墙角摆着一架竖琴,很明显,这里像是个音乐教室。
果然,他不住在这。
“看来你还是没有放弃你的目的。”Nicky回过头来冲身后那个人说,语气轻松了些, “喂,我可不可以告你绑架?”
“绑架有这么好的待遇吗?”
“呵呵……”Nicky笑了笑。
就我们两个……开车的那个人呢?
“怎么就你一个?”Nicky又警觉起来,他下意识的看向门外,门却在这时被关上了。
“你觉得司机应该住我家吗?”那人脱了风衣挂在门口的衣架上,这时Nicky注意到他的那身白西装,很漂亮。
“那把我带到这里就是为了让我给你演奏?”Nicky笑着说,他脸上还涂着油彩,这让他的笑看上去有些怪异,“呵呵,没想到你有这个癖好。”
“没想到?”那人回过头来,已经摘掉了帽子,但是墨镜还戴着,“你之前认识我吗?”
“呵呵……”Nicky笑得更厉害了,他觉得面前这个人说话的方式很有意思,“不认识。”脚下的地毯软软的,这让他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你真的不认识我?”那人摘下了墨镜,一双棕色的眼睛显露出来,对上Nicky湛蓝的眼睛。Nicky一下子愣在那里。
“我知道你是谁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2-22 20: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0 M1 T% s1 u9 b0 u! c7 C
午夜,Golden Dream酒店。
一辆豪华轿车停在被灯光映照的极度奢华的大门口。车门打开,副驾驶上的人下来,向已经在门口等后的服务生摆摆手,表示和以往一样。
James。”车后座上传来一个声音,James马上招手让刚才的服务员回来。
“你告诉他们,把那个人带到房间里来。”
“先生,你知道这样……”
“少废话,我怎么告诉你你就怎么做。”
大概过了五分钟,刚才那一行人进了Golden Dream几乎最豪华的一间包间,房间早就依照先前的意思装饰好。温暖的黄色灯光,房间的尽头拉着一处帷幔,靠窗的墙边放着一把宽大的沙发,餐桌上摆着一台电脑和一杯酒,再无其他。James拉开桌旁的一把椅子,一个人走过来,坐下,摘掉乐戴着的墨镜,露出一双深蓝色的眼睛。这个人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左右,可是那深邃的目光却让他显得格外老成。
James你留下,剩下的人都出去。”
等其他人出去以后,他打开桌上的电脑,没有看旁边站的James
“最近他有什么动作没有?”
“没有听说,他还在街头拉琴,那个Brian还在酒吧里唱歌。看上去Brian似乎不知道他们有计划。”
“嗯。还有吗?”
“我在想是不是给他安排一个好的位置,要知道,只靠他这么在街上拉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接近目标。”
“我知道了,我自有打算,让他进来吧。”
James走到一个侧门旁边,打开门似乎对门外的人说了什么,一个人拿着一把提琴走进来,坐到帷幔后面拉好帘子。一会儿,一段温柔的旋律从未满后面传出来。整个过程那个人都没有回过一次头。
过了十分钟,桌上的电脑被合上了,那人拿起杯中的酒喝了一杯,James站在一旁,眼神似乎有些惶恐。
Nicky呢?”
James看到那双握着杯子的手突然用力,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察觉了。
“他今天没有按时过来……”
那人腾地站起身,走到帷幔边一把把帘子扯开,里面的人惊慌失色地被一只手拎了起来。
“滚!”
那个拉琴的人不敢有丝毫怠慢,灰溜溜的从侧门出去了。
“给我找到Nicky!”
                                            
“终于想起我是谁了?”Nicky看着面前的人,他似乎在试图让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情变得轻松。Nicky似乎被那双棕色眼睛里的笑意感染了,他也笑起来,不是大笑,因为大笑会让人的神经暂时麻痹。
“我一直想去你的音乐会,我想大家都想去大名鼎鼎的钢琴家Shane Filan的音乐会。”
“很难想象刚才你竟然没有认出我。”
Nicky可以听出他语气里明显的失落,他摇摇头。
我想得太多了。
“为什么想听我演奏?你身边有那么多优秀的提琴手。”
“你怎么知道你不比他们优秀?”
“我想我的名气还没有那么大。”Nicky瞥到离他最近的那架钢琴上放着一张报纸,上面印着他的照片。
“呵呵……”Shane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从冰箱里倒了两杯酒,端起一杯递到Nicky面前。然后他看了看Nicky脸上的油彩。
“你叫什么名字?”
“你不是看过报纸了嘛?”
“报纸上没有名字,只有两个字——小丑。”
Nicky Byrne
Shane抖了一下,Nicky奇怪的看着他,Shane指了指Nicky脸上的油彩来掩饰一时的慌乱。
“我不得不说这个很有创意。是你自己画的吗?”
“嗯。”
“我们可以喝两杯,然后如果我可以听你演奏一曲的话,我们可以商量些别的事情。”
“可以借用一下洗手间吗?”
“那边。”Shane向里屋指了一下,然后指了指Nicky背着的琴,“你可以把琴随便放一个地方。”
Nicky点了一下头,把琴放在了一把椅子上。进了洗手间,Nicky习惯性的把门反锁,他扯掉了身上的袍子,洗掉了脸上的油彩。洗手间里只有一瓶洗手液,一条毛巾,Nicky四下看了看,这虽然不是浴室,但是这里连简单的洗漱用品都不齐全。
呵,你说你住在这里。鬼才会相信。
Nicky揪着被帽子压得变了形的金发,又把身上的枪检查了一遍。一切确认无误后,他冲着镜子打量自己,现在他看上去正常了。Nicky忽然冲着镜子笑了一下。
今天运气真好。
Nicky出来的时候没有在摆满乐器的客厅里看到Shane,他拿出他的琴,从上衣的兜里取出一点儿松香擦着琴弦。纤细的手指抚过琴弦, Nicky不知不觉的笑了。
“你好了。”Nicky顺着声音看去,Shane出现在一个房间的门口,手里端着一杯酒,倚着门看着他。他换了一身休闲装,淡淡的黄色上衣,一条简单的牛仔裤,浅棕色的眼睛睁望着他。也许明星都很会打理自己,Nicky也看惯了,可是一瞬间Nicky还是觉得他很好看。
Nicky抬起头来的时候,Shane完全愣在那里,记忆就像退了色的胶卷一样在眼前播放,慢慢地被加了色彩。软软的金发,有点儿长但是那么可爱,精致而苍白的脸庞上嵌着一双海水般湛蓝的眼睛,高鼻梁薄嘴唇,一件褪了色的米白色套头毛衫胡乱地套在身上,牛仔裤上破了个洞——对,就是这样。
一瞬间,心中的那声呼唤更加强烈,让Shane觉得它马上就要脱口而出,可是理智让他冷静了下来。
怎么可能是他……
Shane的眼神逐渐暗淡,泪水已经溢满了眼眶。
Nicky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看到Shane自始至终都呆呆地看着他,眼睛里的寓意迅速变化。
两人都不知该说什么,就这么相互看着,出现了暂时的尴尬。
“到这边来吧。”Shane笑了,示意Nicky到屋子里来。
“要知道你耽误了我的工作,我今天晚上原本应该出现在酒店里的,我在那里拉琴。”Nicky摊开手,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动作。
“那我来给你付工资。”
“呵呵,我的薪水可是很高的。”
“怎么?你怕我雇不起你吗?”
Nicky摇了摇头,他向Shane身边走去,进了那间房间。
房间的陈设很简单,一张床,一个小茶几,两把扶手椅,墙上挂着个特大号液晶电视,床头有一个小柜子,再无其他。灯也只有三盏:两盏壁灯,一盏台灯。现在只有两盏壁灯亮着,柔和的黄色灯光打在墙上,让Nicky有一种想要放松的感觉。
ShaneNicky在一把扶手椅里坐下,自己在另一把里坐下。
“可以开始吗?”
Nicky一抬头,Shane的脸离他的脸不过一米远,虽然他经常演奏,但是观众离他这么近还是第一次。
“呃……我想我不习惯离得这么近演奏……”
“呵,好吧。”Shane把自己的那把扶手椅搬到了床的对面,隔着窗看着Nicky。这个时候Nicky才注意到,那张床,收拾得很干净,简直就是一尘不染。
这个有洁癖的家伙……
也许是灯光的原因,Nicky只觉得夜色中有什么在呼唤着他,在这个时候,肖邦的《升C小调夜曲》是最好的选择。Nicky从不因为别人拉琴,在一个固定的气氛中,他总是演奏着第一个跳入脑海的曲目。这里的夜这么安静,晚风吹开窗纱,他可以看到窗外夜空中的星星,Nicky故意减小了力度,似乎怕惊醒什么。
Shane所在的角度正好看到Nicky的侧脸,灯光倒影在他的眼里,闪闪的,他还以为Nicky在哭。,心顿时抽搐了一下,他皱起了眉头,索性就转移目光看着Nicky手里的琴。
Mark判断没有错……真的是那把提琴,可人却不是……这么多年……
Shane深刻的理解了什么叫做“物是人非”。
想到这里,他努力的平衡自己脑中理性与感性的天平,又改变目光死死地盯着Nicky。后者正在专心地拉琴,完全沉浸在音乐中,似乎没有注意到床上的人穿透视的目光。看到Nicky似乎没有注意自己,Shane开始从上而下仔细的打量Nicky
美丽的侧脸,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单薄的嘴唇,纤细的手指,和脸庞一样瘦削的身材……从哪个角度看Nicky都只像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家伙。他的套头毛衣很肥,裤子也很肥,他双腿微分坐在扶手椅上,只坐了个边。
可是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一个正常的人会在晚上戴墨镜吗?”
“我想如果你是我肯定不会想在这么繁华的街道上抛头露面。”
“怎么就你一个?”
“你觉得司机应该住我家吗?”
Shane早就注意到他不是一般的警觉。
怎么可能是那个人……他早就离开我了……
间谍。小偷。杀手。
Shane本能地在脑子里将这几个词飞快地过了一遍。
没有直接交手,这个Nicky是不是还有别的目的。

) {$ I! N, w! `& |7 F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1-2-22 20:54: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看,先赞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1-2-22 23: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提琴对钢琴,美人和老头( k* c1 ]8 B+ W9 s
不错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1-2-23 12: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好久没看到你了。我也好久没来文区了。。加油啊,你是有毅力的好孩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1-2-24 23: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的文捏,快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2-25 18: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庚星 于 2011-2-25 18:54 编辑 $ }) N8 h! }, F: J1 y' ^1 Y1 ^4 q

+ P, t* L7 n- Q$ G; e【第四章】# @6 C4 F  X, z& p( b3 K
夜越来越深,风也越刮越凶,苍白的月亮挂在天上。一座普通的四层平民公寓里,Brian坐立不安。他走到冰箱边,拿了一瓶啤酒拉开拉环,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下半瓶。Brian皱着眉头转身看向电视上方的钟表。( n. u: q; y8 n9 T
十二点半。
3 G9 e+ `& V: ^* e+ c; h8 n; j. f
Nicky没有回来,也没有以任何方式联系过他。. j+ Q( Y: s3 O# S
不会,今天天气这么冷,他不会去Bartime等他。这么晚,他不可能还在街上演奏。0 u' P. D& W. }6 H* |, ~
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出过这种情况。
0 X, k, _1 i8 _2 ]: o9 m
难道是那个人找上他了?8 {- H1 r! X: l' w" s
自从有了任务以后,Nicky的话变得很少,也不喜欢和他打闹了,有的时候他甚至看到Nicky坐在屋里摆弄他的各种刀,从大的到小的。要知道,自从到了伦敦以后,他们一直与枪为伴,几乎不存在近身攻击的可能。有的时候Nicky甚至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间断地拉琴,有的时候一关就是一整天,直到他再也无法忍受便跑去狠狠地砸Nicky的房门。有的时候Nicky会对着镜子照来照去,他就蹭到镜子边笑Nicky什么时候变得和女人一样,Nicky就朝他抡拳头。
8 O; m3 _, G& o: q; H
Nicky到底在计划什么?8 r& O9 F( q2 t5 F3 ~8 k( o7 q$ j
坐在沙发上等到了一点,Brian再也等不下去了。当初Nicky不顾生命危险把他从都柏林救出来,Nicky本应该杀了他,可是他们从小就是形影不离的朋友。至于他为什么该死,他自己都不知道。
( V5 _  Y' w7 [% T  x! C% ?
Nicky除了痛苦为难的事爱自己担着,其他都挺完美的,相当完美。+ j- }. {* v" R3 ~% s
打电话。Brian拨通了Nicky的号码,通了,他很高兴Nicky没有关机。如果Nicky关机,他非疯了不可。
) ~6 T8 h9 j7 o( s( U- ^
“干嘛?”那边传来Nicky小心翼翼的声音。
/ S" U+ H! w9 s7 a. J
“你跑哪儿去了?”
) w6 q" s# j6 l+ n6 ]
Brian,我一会儿就回去。”2 t2 c& I3 p1 y5 [
一片忙音,Brian拿着电话发愣。( N7 l+ Q9 ^2 [) Z+ Q+ \

7 f& Z7 Y( o7 Q. J' t
“你很忙啊?”Shane心里基本上已经确定了Nicky不是什么善类,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从刚才Nicky掏电话的动作,他就已经知道Nicky的腰上肯定有枪,但他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地看着Nicky挂了电话。. Y) ^' T/ g% }/ H) u
“嗯……不是……”Nicky一瞬间仿佛没有反应过来,“我的一个朋友,和我一起租公寓住……”
- W( W. {" p& f) |0 |
他来到这里是有目的的呢还只是一个巧合呢?
, Y2 V/ T1 x/ {) d1 S
Shane皱起了眉头。* ~8 S7 I0 W6 Q6 N
“有什么问题吗?”Nicky有点儿迷惑地问他。
2 W1 W" t$ M- `" c6 z9 t
“你愿意和我合作吗?”Shane站起来,趁着Nicky发愣的时候走出了房间,似乎并不需要知道Nicky是怎么回答的。5 m# p6 O5 C4 L3 C
“你要跟我合作?!”Nicky看着Shane拿了两杯酒走回来,“为什么?”, g. N$ b7 z9 Y5 ~  D
“我需要一个人跟我合作,这个人我找了很久。”Shane坐到Nicky旁边,很认真的看着他。
5 x) y* t4 b( x' R: `0 t; M& e* o
“呵……”Nicky笑着低下头看着手中的酒杯,他没有喝,“我有这么幸运吗?和你合作意味着什么?”
* `# I  {2 F: j. ]) M# J3 m
“你可以出名,可以挣更多的钱。而且你不用再跑到街头去拉琴了。”Shane说着移开了目光看着Nicky的手,他伸手指在Nicky的手背上轻轻戳了几下。刺痛传来,Nicky咧了下嘴,低头看去,他的手上都是细小的裂纹,整个手背都红红的。
3 r: B6 Z  g3 w
长期在寒风中拉琴的结果。( i+ o; d7 O/ ~2 _% _
“不行……”良久,Nicky摇了摇头,看到Shane的脸上显出失望的神色,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1 O4 z5 d( ~/ K: b, d0 ~1 O& X
Nicky低下头不再看Shane,脑子却在飞快的旋转。8 y4 A0 j6 ?# |6 e
要不要合作?合作了就代表我已经完全暴露,他不知道现在James那些人把他的行踪摸到什么程度,从那天他们的谈话看来,他似乎逃不出那些人的手掌心。' Z' V( k5 t( A: x( b  h
如果不合作的话我还有什么理由再找他呢?
, Q; Z! S! c5 }0 f2 E; Z2 R  F
不能草率决定。% P$ z4 [. _4 }8 I# K7 Y7 v3 y
“我要想想……”Nicky又转头看向Shane,后者正呆呆地看着他,“我不太相信我有这么好的运气。”为了不让对方起疑,Nicky摊开双手露出一个笑容。
( u$ t  H2 B  G4 @; o* C$ C
“如果你想好了可以来这里找我,我每周三和周五都会在这里。”Shane的眼神不容易理解,Nicky隐约觉得里面有一丝阴影闪过,他皱了下眉。
0 T; P* H$ C8 i. ~9 ]$ p0 r, V
和我合作到底有什么目的?
- P6 T1 e, }( f; E. Q' J' @8 ?6 x
“我想我该走了。”Nicky晃了下手里的手机,提醒Shane刚才已经有人打电话找他。
. ~' z; L% \; D
“我送你。”1 B7 c) _7 G; q3 r( c' @- n$ t
“不用了。”: |( Z; E1 c3 c$ J8 n6 m
“那到门口。”4 l1 n, F* L# y, w
Nicky没吱声,Shane就把他送到了门口。Nicky出门后,Shane走到窗口把窗帘撩起一个角,侧身闪在墙后向楼下张望,不一会儿就看到了Nicky的身影。Nicky在楼下站了一会儿,偶尔回头看向Shane的房间所在的地方。太远了,Shane眯起眼睛,看不清Nicky脸上的表情。又过了一会儿,Nicky的身影拐了个弯消失了。, i& J# |# G) z: f! a
Shane飞快地穿上大衣下楼,走出楼道口,一个身影从一个角落里闪出来,同时楼下的一辆车发出被解锁时滴滴的响声。, a; s% D+ L4 E( v/ J/ x: N' C
“怎么这么久?我还以为你被那小子俘虏了。”那人拉开车门上了驾驶的位置,Shane坐进了副驾驶。
# F6 ^/ f/ l, h! h% r% U
“他有点儿难缠,让我感到有点儿意外的是他竟然有枪。”" Q& O+ R, ~4 X2 T& b
“嗯……”那人沉默了,为了打发思考的时间,他发动了车子,“那么你认为他是什么来头?”
' n4 \: Z4 n4 ?' U. u! O) Y
“不清楚,他很机灵,而且很警惕,至少是个圈内的人。可是……他至少打不过我,也打不过你,Mark。”Shane好像在说一个笑话似的笑了,Mark也配合着干笑了几声。车子拐了个弯上了公路,刚才的那栋公寓下,一个没有灯光找到的角落里,Nicky也干笑了几声。
' h8 r' m1 N( t9 J8 \
那个男人看着可不像只是个司机。" S) |% A; K% p  Q( `. A
看了看Shane的车子离开的方向,一转身又溜进公寓里。5 c0 u) t; Y7 m1 M3 T+ E) F
8 f5 l! d5 k' L8 b
“你不会是想来硬的?”
. c6 j" N+ R0 a+ \
“琴确实是真的,可是那个小子似乎并不单纯……他一直很小心,身上带着枪。”Shane又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缓缓的说:“他一定还有别的目的。”7 d) a+ y6 a$ S; D
Mark没有表态,他皱起了眉头,今晚Shane的声音听着太过于平静。
8 ^: I* D% W* l  C
“那你打算怎么办?你就这么让他走了?”Mark思考了半天才问出自己觉得最重要的两个问题。
. C/ }" l* Q* E! }
“我想先拖住他。”% f- x7 E6 {/ l$ i$ d
“你打算怎么拖住他?”2 b3 ]( V- b! x; R3 J
“我提出了和他合作。”/ M" Y+ T# y/ v. F0 Z. M
“合作?!”Mark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笑起来,车子不满地扭了两下,跳上了旁边的绿化带,“大名鼎鼎的Shane Filan会和一个无名小卒合作?!Shane你真有意思,这么多年你都一直开独奏音乐会,现在竟然想找人合作?!”又愣了一会儿,Mark似乎明白过来什么,空出一只手来朝着Shane的肩膀打了一拳,“喂,你说的合作是合作到台上还是合作到床上?”
# Z$ s8 K, M" r% x1 B
“废话,当然是台上。”Shane的声音咬牙切齿,如果Mark现在不是在开车的话,他一定要让他尝尝拳头的滋味。# H& W! c: e1 o
“好吧,”Mark妥协了,他也害怕等他不开车的时候Shane对他实施暴力,“那他同意合作了吗?”1 y+ s' O" C: F+ ]5 Z
“不知道。”
9 f2 {+ b. {9 \
“不知道?!”
! ?4 z! K$ M  [/ Q" I( m+ G8 E
“他还没有给我答复,我告诉他如果他想好了去琴房找我。”8 h" }4 ~' N: v1 y, ^
“你相信他会回去?”
7 u5 _- j+ u# z, h. O! n
“如果他有别的目的他就一定会回去。”( w* {" H" C& p2 `" Y! u
“好吧,我不知道你的把握有多大,不过……”Mark拉开车座旁的储物盒,拿出一把枪递到Shane面前,“从今以后再去琴房的时候带上家伙吧。”转过脸来,突然看到Shane的眼中满是泪水,Mark一惊。
# e5 l, r$ p2 e" t6 W
Shane,还有什么事?”) \% |# L. ^: `3 _
没有回复,Mark不知所措的看着Shane弯下腰,然后把自己的脸埋进胳膊里。3 S1 L) B+ b1 }  H
“发生什么事了?”Mark空出一只手搭在Shane的肩膀上。" V8 ]7 D2 O- f6 p
Shane抬起头,泪水控制不住地流下来。
: d) c% ~% R5 G" Y+ G" Z7 B  G
Mark,你知道吗,他叫Nicky,而且很像Nicky。”
. m# @# R% S. k: o

$ O5 f: H5 |; e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1-2-25 18: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长庚星 于 2011-2-25 19:00 编辑 8 [; k" n! M% \

: O8 }, h- l  p- k$ n有必要在这里提一句,文章里的XXX一般会是“他女马白勺”……总会自动屏蔽……
/ j$ w" |2 c! j  C/ H【第五章】

' t, |1 k* P0 A$ e1 z8 C" i
Nicky偷偷摸进公寓里,来到Shane的公寓门前,便开始在自己身上一顿翻腾,翻了半天翻出一根别针。然后他学着Brian的样子把别针塞进锁眼里,捅了半天,门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z  X; D$ A5 G5 x: Z- I- v
该死!早知道应该让Brian好好教教他怎么开锁。
" E7 k6 `  K0 h. I2 x# h4 ?
可是这么好的机会Nicky实在不想放过,他拿出手机,拨通了Brian的号码。刚响了一下,电话就被接起来。
, t/ o% D6 V" k# v- P& _
“听着,Brian,我现在要你马上过来一趟,我在……”Nicky不等对方说话就一股脑说了一通。
. W3 n; g9 L! Q
“你在哪儿啊,嗯?”电话里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打断了他。3 c9 j8 ?, S5 i+ ]* |, _
“你是谁?”5 E7 t2 {  |% h
“我们一个月前刚见过。”( J$ E' w) N8 _7 C4 @
James?你到我家去干吗?”
9 ]7 b& Y3 g7 s: \. K* @
“小子,你最好赶快回来然后跟我走一趟,我告诉你,今天你撞枪口上了!”7 w7 S: p! a" h8 e
“什么?什么撞枪口上?”Nicky在电话的一头听得莫名其妙,“喂!Brian呢?你们把他怎么样了!”0 p) |  V1 p3 J" y( E
“嘟嘟嘟……”一片忙音。
& |) R4 @8 k$ H' D6 I
“XXX!混蛋!”Nicky一把把手机摔到了墙那头,电池掉了出来。Nicky也不去管,飞奔下楼。
8 U% R1 Z- _5 r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Nicky终于跑上了那栋四层平民公寓的楼梯。他的屋子的门根本就没锁,在门口他把枪握在手里,将门推开一个小缝,闪身进去。: e5 J* p5 F0 U& Y
一进门就是客厅,Nicky似乎不需要做什么提防,因为James就坐在正对着门口的沙发上,看不见其他人,也没看见Brian
% o6 q0 {1 _' I/ R- N5 L2 G
“用不着抄家伙。”James很悠闲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这屋子里就我们俩,而且我也没有要打架的意思。”James摊开双手,向对方表示自己没有敌意。
1 ?; _5 ^$ W' s
Brian呢?”Nicky四下环视,没有Brian的影子,一点儿其他的动静都没有,看来Brian已经被带走了。- m3 Q, i  H4 m5 V5 o
“他在Golden Dream等着你呢,走吧?”James说着就要出门,Nicky无奈,只得跟上。- f% l3 O9 j1 v; N; ~6 N2 B
Nicky下楼后上了一辆车,车里立刻有个人拿枪顶住他的脑袋,然后在Nicky身上胡乱摸了一通,拿走了他所有的枪。% B' I9 s" O9 e" m, @: Q% ^
“为了防止你耍花招。”James开着汽车飞快地向GolenDream酒店驶去。' ^6 f. E0 L2 v5 s2 l
到了酒店以后,那个人依旧拿着枪盯着Nicky的头。James则一把扭住Nicky的手,用胶带缠住,掏出自己的枪顶在Nicky头上,然后几乎是把他揪进了电梯,又拎进了一间房间。Nicky一进房间立刻四处环视,在对面墙边的沙发上发现了Brian,他的嘴上贴着胶带,手和脚都被绑着。
2 [" C# c  h" ^$ B
顶多就是一死。
! {% L! \" }, p8 `! x
NickyBrian脸上看不到害怕的神色。
* i9 s. R3 |  `6 @8 v
窗边站着一个人,一开始Nicky并没有注意到他,他黑色的西服几乎和窗外的夜色融为一体。这时候他正端着一杯酒转过身来,Nicky惊得睁大了眼睛看着他。3 v/ a% R: _, x; N+ N" T4 B5 _
Kian……Egan?!”Nicky缓缓地吐出这几个字,几乎不相信眼前的景象是真的,“你来伦敦做什么?”( p; G2 f" l) [' l' M& w, ~2 }5 d# f  Q
“任务进行的怎么样了?”Kian走上前来,伸手推掉James顶在Nicky头上的枪,低头看了看NickyJames扭在身后的手,然后冲James点了点头,“James你吓到他了。”
+ N/ h) ]+ W8 ~. C5 F
James 松了手,Nicky回过头来看着Kian
4 {+ V0 G: r' |  f! @
“你是买家?!”
0 d8 U5 @' b# |9 K! ], `4 E  d
“不是。”
1 X# v* v" f7 u/ u2 g
“那你为什么要到这儿来?我想就算想看看我们完成的如何也不用你亲自跑来,James把我们盯得很紧,”说到这里,Nicky转过头白了James一眼,“而且我们没有在这儿暴露身份,你们没有权利在不属于你们的地盘上动手。”
+ h, S5 d2 ~6 I$ ?( V
“规矩我比你知道得更清楚。”8 C9 l; U- o! d' L3 L% p
“是吗?那为什么还要派给我们任务?你有那么多的人,比Brian能偷的有许多,比我心狠手辣的更是大有人在。”8 o0 l( R! @' Z4 n1 R
“你就这么想死吗?!”Kian靠近Nicky看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永远都是那样,叛逆起来就带上明显的不屑,这让Kian怒火中烧。8 k- y6 ^6 ]1 n& o( ?
Nicky撇过头去给Kian一个侧脸,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3 [3 r+ F4 u  l4 O5 m; K3 {
“不要掉以轻心,我查过了,对方曾在部队接受过训练,所以你的灵敏机智远远不够,硬碰硬的时候你必须有能力保全自己,而且你要尽量避免这种情况。你够机灵,这就是我派你去的原因。”
$ c- S. z- |4 u* J+ L& ~0 a5 B
Nicky的眼睛闪了一下,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 P- s! o4 W' n2 w
怪不得我在他面前会显得那么无能为力。
" M& D$ R* F# O# e
“你是想让上面相信我们还有利用价值是吗?”Nicky扬起嘴角似笑非笑的问,Kian眼神莫测的看了他一眼。
2 C. g1 \$ _5 P8 f) k7 K! h
Nicky,你问得太多了,你只管按我说的做。哦,不,是你们。”Kian说着看向沙发上的Brian,后者则一脸疑惑,根本就不知道这两个人在说什么。
. R) t+ Q. F' x: X" S
难道这就是Nicky口里的任务?' c  E) i6 ?9 e. R& d
Brian什么都不知道!”Nicky害怕Kian将他的办事不利归罪到Brian身上,看着KianBrian走去,他恨自己的手在身后被绑着,只能走上前去用身子挡住Kian,正好和Kian撞个正着。还不等他反应过来,James已经伸出一只手把他拎了回来。
( u- S: _1 V$ D' v* m
“老实点儿!”
6 M! H  M. X: a! q% n/ q+ _
“我什么都没告诉他。”Nicky焦急地说,Kian转过身来看着他。
: @/ I) `% X. b
“我是让你们两个人去做。”
3 A5 E: Y4 R+ B4 x0 Z8 T
“我知道。”( q# O1 \5 q: y5 |2 @  D# w# D  @
“好吧,如果你愿意一个人去做的话,那他就没什么用了。”Kian说着掏出枪,一颗子弹钻进了Brian的胳膊,Brian痛苦地倒在沙发上呻吟着。7 [; W$ V  x0 f& r4 R# U+ \3 S- W
Kian Egan!”Nicky冲过去挡在BrianKian的枪中间,“你干什么!我知道你两年前就让我杀了他,可是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办不到!错都是我一个人的,你要杀了他就应该先杀了我!”3 L0 w. E( h/ Q1 Q9 c0 l
“呵,笑话!”Kian盯着面前歇斯底里的Nicky,眼中一丝痛苦闪过,只是一瞬间,可是这微小的变化没有逃过Nicky的眼睛。, D( J, h% O7 J9 x, t
“求你了……”Nicky趁机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他知道这招管用。: ^+ V! J0 Y) `$ T5 o
一直站在门边的James冷笑了一声。
! v4 k0 Q1 W' }: L1 Q( k
James,给我们的客人找个地方休息。”Kian看着Nicky的蓝眼睛,Nicky就巧妙地眨眨眼,最后Kian软了下来。
0 N7 j! P, s+ W5 L- r8 B
James走到Brian身边,用刀子割了他脚上的胶带,揪着他走到门口,经过Nicky身边的时候又冲他冷笑一声。Nicky就当没听见。门在JamesBrian身后关上,BrianNicky投来一个担心的眼神。8 f- ^8 X2 {2 E% R6 a
“我只是觉得还不到时候,我想先探一探那个人,你知道,Brian这个人有点儿急于求成……”NickyBrian暂时不会有危险,JamesKian的手下,只要Kian不下令,Brian就不会有事。  X2 q2 n4 l- M9 i  M  U4 B; q1 _/ A
“行了!”Kian打断他。, m* G2 N% l) a) t/ y- Y1 A
“一直听我拉琴的那个人是你?”" a9 U% \* C. k+ e9 ?( D
Kian没有说话,但是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 j/ h0 k. }: T1 i$ o+ o8 ~/ ~
“我昨晚没来,是有原因的……”Nicky收回了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相反,他低着头,就像一个孩子犯了错误。他很怕Kian,他有一种猜测,Kian或许对他很感兴趣。( D. D' w% Z% f) R
“什么原因?”5 w3 M0 q# L6 Y# [# v
“我找到办法接近Shane Filan了。”$ d' T8 ?' r& `0 L$ E
“哦?”
2 i  M7 M* H1 D, G8 m7 f
“他从报纸上知道了我,把我带到了他的公寓给他拉琴……”
. k! i% j9 S- c& {/ N
Kian的脸色渐渐凝重,Nicky注意到他端着酒杯的手指在暗暗的用力。4 l4 S& v  N5 ?$ k
“然后呢?”
1 |. q9 s" u. y3 N& J
“然后,他好像觉得我琴拉得不错,他说要和我合作……”
6 {7 g: F1 I3 o8 z$ n
Kian笑了一声,Nicky读不懂这个笑中的意味,他抬起头呆呆地看着Kian  P3 `( z$ H* [4 _
“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 [; }& y; R5 Q  P& P$ l5 W
“呵,我想找你们还不简单?”
' F3 O; g+ t  R0 |# h
“也是……”Nicky觉得自己的问题问得很弱智,他又想到了Brian。怎么样才能让Kian以后也不下杀死他的命令呢?( _- h4 x" T+ P7 N3 P4 s
Kian,其实我一直都不明白,Brian到底怎么了你要杀了他?”2 r4 D3 O6 @9 r% M" S5 t
Kian的目光忽然如利剑一般的看向他,Nicky受惊后退一步。% D0 F2 k# e# \4 Q' z6 h, p( n
“你的问题怎么这么多?”5 ^  h' B- \5 r0 t6 Q. E+ `* C
“如果他该死,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派我去杀了他,你知道我们的关系不一般,你也知道我会下不了手……”# G* g/ F0 O: x2 W$ S8 C: R
“不一般?”Kian看着他的眼神让Nicky觉得Kian可能马上就会扑上来将他撕成碎片,他又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却被Kian一把又拉到面前。Kian一只手捏住Nicky的下巴,让Nicky受到很大惊吓的是Kian的另一只手牢牢地搂住了他的腰,把自己禁锢在他身上。手在身后绑着,Nicky扭动身体来挣扎,同时他把嘴巴闭得紧紧的,生怕自己又说了什么Kian一不高兴就会上来掐死他。& P* D8 o( b3 |4 v: P4 g' @+ u4 L
“你们这两年都做了什么?”Kian的脸几乎要贴到Nicky的脸上。
; z6 }6 @. r% n1 t4 c9 Z+ n
“没干什么,我想你已经都知道了,我拉琴,他唱歌。”
) b8 s+ k9 @' Y5 A% o
“你们住在一起?”5 q5 c6 Z( e3 B, x3 {
“对,我们没那么多钱,只能租一间公寓。”- h( c) w& q3 ?% p( h' {
“我一直想杀了他,知道最近我才觉得他可能还能派上点儿用场。你知道为什么吗?”5 t6 e8 c  L) W' y, O3 i
Nicky紧张的摇头,因为他感到Kian捏着他下巴的手正在逐渐加力,他的下巴被捏麻了。
% A3 }% H5 g& R
“因为他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r6 d5 Z4 n2 V  X
“什么?”Nicky用了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这句话不对劲,“什么叫‘把我从你身边抢走’?”
: C% n& \; K+ n4 t- u, p4 d
“他哄你跟他上床了?!”Kian似乎根本没有听到Nicky说什么。
( _; R0 E$ h5 e+ U
“胡扯!”Nicky喊了起来,“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D" d: G! A" E
Kian偏过头,似乎在努力抑制自己即将爆发的情绪,然后他回过头来。Nicky只觉得自己的下巴被捏的好痛,他挣扎着,终于明白了Kian的意思。担心终于被证实了,Kian对他的感觉是真的。原来的时候,只要Nicky有事情去求Kian,一开始Kian并不答应,可是只要他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或者发发脾气大闹一顿,Kian一定妥协。
& k2 w+ v4 K* ^! _, W8 R& n- m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要,我不爱他!
& }  M( u' f+ x0 q5 }  n
Nicky皱着眉头,悲戚戚的眼神让那双蓝眼睛几乎滴出水来。3 ?. g9 _& h6 Q6 A% O+ d
“我告诉你,”Kian死死地盯着Nicky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你只属于我,Nicky。”1 F( S5 ~0 E6 I2 g0 A3 Q; I) C
Nicky想摇头,无奈下巴被捏得太紧,他痛苦地咬住了嘴唇。就在这时候Kian吻上了他的嘴唇,Nicky拼命把嘴闭得紧紧的,企图摆头躲过Kian的亲吻。# ]2 h. ~: |$ E2 U( j# ]% l$ S! x
看到Nicky不肯张开嘴接受他的吻,Kian放开了Nicky的唇看着他,后者则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这让Kian更加恼火。
* {2 j; \4 Y' {# c2 t
“把嘴张开!”Kian捏着Nicky下巴的手稍稍上移,然后在Nicky的颌骨上用力一握,Nicky受痛呻吟一声张开了嘴巴。Kian几乎撕咬一般地吻上他,霸占了他的舌头。Nicky顿时觉得吸入肺的空气量减少,慢慢地他的脸涨得通红,心跳也开始加快,他求饶般的哼了几声。Kian似乎并不像饶过他,他从舌尖吻到舌根,不放过任何部位,当他停下来的时候,Nicky几乎要因缺氧而晕倒。
  y3 H  j2 x. I. S& C% |
Nicky,你只是我的。”
& U% ^6 S8 H6 c1 s' m* a& n
(待续)- K& O5 V1 }5 s, d  e- X) a5 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1-2-25 21: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人人都爱美人吗?  Q, D$ J* U2 S: ?4 G. |" v5 b2 g

- d& n4 m5 @4 l3 a其实,我更想知道,有谁爱豚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WLCN-西城中文站 ( 黑ICP备14000173号-2

GMT+8, 2018-4-23 07:56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