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CN-西城中文站

查看: 762|回复: 2

[原创] 【时间旅人】·时光洪流·Shane中心/短篇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2-27 19: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给嘉琪(A导)的新年礼物。首发在Westlife吧,这篇文章如果不细嚼慢咽有可能造成消化不良,切记切记。7 d+ `: j8 c7 m
*这里是逍遥
6 C* P4 K% l- y( V( y
% c; V) v  e# H$ S8 z; \【——他是第三根刺,我知道他深深扎根在你的生命里。风起的日子有明显的痛。】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2-27 19: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是第三根刺,我知道他深深扎根在你的生命里。风起的日子有明显的痛。
, R) X& x& a0 s1 ^& U******* , d; m2 i4 A5 \8 ~5 i& t
公元2014年-12月10
" C+ \: U/ K. \
1 x/ R- I1 o' \4 q  U21:53:00
6 K: W* w  @- g0 n* \$ _$ U夜风用看似凶狠的姿态在夜里的灯光中呼啸,穿过广场上耸立的大本钟和古老的塔桥,涉过远处流淌了几千个年头的泰晤士河,最终还是轻柔的拂过圣诞树霜青色的枝桠。, I/ d' _! s8 b/ K6 Y( t

9 x: X& D+ F' w, z9 S雪已经悄悄随风来临,勾勒出这个时间与血肉揉杂的城市。街上人海如潮,熙熙攘攘。我背着登山包站在街头犹豫着往哪个方向走去,天色完全暗了下来。   T4 @' H" [6 r% a7 f# x

, ?0 N% @2 z2 W" g' y2 O2 `雪粒已经填满了我衣服的褶皱。
# F- O1 v7 \9 |$ D2 ~
7 Q3 k# }# ^6 A& b我慢慢长出一口气,近处的人群远处的圣诞树还有在夜色中只剩下一个个剪影的建筑,全被呼出的雾气模糊了轮廓。
% y2 w4 f, s8 L3 J2 d& @5 D. N1 R/ }: }
正当我迈开腿打算一直向前,一阵气息被清醒的冷风携带而来,那是一种温暖又熟悉的气息,一回首一抬头都能让人涌起荒诞的悲伤。然后猛然间,我回过头去。 8 j1 E/ R3 B- P6 v
21:53:10& X0 C5 g% e1 o8 w( o: I( U
梵高信件中的一段话是这样说的,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能看到烟,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一个人能看到这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我在茫茫人海里看见了他的火,我快步走过去,走的上气不接下气,生怕慢一点他就会被淹没在岁月的尘埃里。
5 y' G2 ~5 ~+ x3 S; }9 k7 B8 f* F
我带着一身寒气几乎是撞开街角的咖啡店门,靠窗坐着的男人听见响声抬起脸与我对视,我看见的是他那双拿铁色的干净眼睛,瞳孔在灯光的折射下闪着一层浅色环晕。
0 n; F- o' T% t$ ]5 z
$ y2 _7 ]8 y) v* V' D『Um……Sorry,……Shane.I ……I'm so excited,I am looking for you for a long time.』(对不起尚恩,我太激动了。我找你找了很久) 我回过神站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还好店里客人也不算多没人注意到这里。 3 a# v9 [7 r: [) x+ i% j2 s9 \. y

8 c: ?% b" G6 ?& ?[Never mind.]5 k+ f- r( P8 ^: c
(没关系。)
% `7 Y$ q) A: ~Shane先是一愣,然后展颜笑道。他穿着一件黑色外套,微敞的拉链口露出一点黑色的毛衣领子,这样的装束在冬天有点单薄了。
# V+ J1 T- b7 t- j5 E* ]$ A那是一种沉稳的颜色,沉稳但是磨去了年轻的活力。
3 k$ ?3 P8 ^, j, |# C; X
1 U9 h2 G) `" Z4 u+ D% {/ N% j  T. i室内暖黄色的灯光和阴冷的夜晚相比显得格外温暖。我把冻僵的手缩起来哈了一口气,走到他面前说,! x6 d8 W. A( X$ A! O6 V$ G6 |0 b
『我能和你谈谈吗,我找了你那么久就是想跟你聊一聊,我是替一个人来的。如果你忙的话想什么时候走都可以。』8 ^% G3 s. n1 n5 u4 Z6 {
2 H# @% v# D" P8 N% N' v+ Q
Shane仰起脸看着我,嘴角划出一个柔软的弧度点了点头。 我在他对面坐下,然后将登山包从肩上卸下放在身后。侍者很快的端上来一杯冒着热气的清咖啡放在我面前。
2 w) g3 o; d# q9 ^4 }$ q" t- t' `! h
外面依然在下雪。
2 x9 d! U& H) |4 |% |/ S' X
$ F3 {1 t* t3 l# D, C2 ~9 r1 B
8 W5 h& V5 Y, {0 u7 N: x$ o! \. y# D21:55:01
/ K1 y) ^0 e( v+ x, y* `+ Y[那么你想跟我聊什么呢?]
  a; `  N) [+ B: I' A- X1 m  `! q- N/ U- `
我迟疑了一会儿,发觉岁月的痕迹直白的刻在他退去了锋芒的脸上。我握着搅拌咖啡的汤匙轻轻敲着杯子打起节拍,按着调子唱起来——" d1 z; A& |+ ^, ]* ]" Q0 i# ?, c3 P' J
『Uptown girl,She's been living in her uptown world,I bet she never had a back street guy…』
1 P; l& H' g3 Z8 p; ~& h+ ]5 S5 a0 J1 K) u% d
我还记得Shane笑起来有些孩子气的表情,他握紧话筒低声的吟唱, 记得他和他们就那样一起并肩站在最辉煌的战场。那些零零散散的回忆,就像被一缕穿林而过的风不小心丢下的时光碎片,在一次又一次的潮涨潮落中渐渐离岸,越来越远。
/ X: L) ~+ L9 s% f9 G+ K' a没有人会被时间停留在原地,就像当初他们以命相濡的岁月,他将它错过了就没办法再追回来。
: d& X5 m# w% y[——bet her mama never told her why,I'm gonna try. for an uptown girl,She's been living in her white bread world,
3 j- @3 M8 _$ v$ M, G9 NAs long as anyone with hot blood can…] Shane突然接了下去,他的嗓音和以前一样磁性温暖。他唱完后我们相视而笑,我知道我们在某一点上达到了共识,仅仅一点,但却因此而心照不宣。 7 I9 x& a' }$ k* C  E
[你来自哪里,我甚至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他端起自己的咖啡杯抿了一口,眼底的笑意干净而坦诚。
8 v) M' u* ^( J1 c4 r, w; T; ]+ [) d" W3 M
我说我早就忘了自己叫什么。这么多年我一直背着包在寻找和选择中度过,直到前些年我遇见了你们。3 H2 P  J+ S2 p& b
所以我停下了。
6 F  D. I6 N% ^% J% t但是你们却他妈头也不回的离开,对我们的呼喊痛哭无法给予回应,就那样继续向前走着。我遇见你们遇见的太晚了,过去那些辉煌的痛苦的沧桑的振奋的画面我都没能亲眼见证,最后那朵炽烈的花儿只剩下燃烧过后的枯萎灰烬,而我和我们却还继续守着——其实我很恐惧你知道吗,时间逃走的太快了,我甚至有可能无法切切实实的看你一眼——% |# Z: r3 K, i$ k
( B: K" @9 p: J  ?6 ^5 r
[冷静些,你现在就在我面前。]; o2 ~4 m3 r" F+ ~
Shane双手交叠握在一起,用能抚平一切的温和语气跟我说道。
2 E7 N' Q7 H; m5 j- ?: Y( B& c, f1 O5 B
我摆了摆手,『别把我当成真实的,Shane。现在在你面前我只是主观存在的个体。我们哲学课讲过唯心主义……然后,我就考了个不及格。』他坐在那里听着听着就笑了起来,眼角弯起的弧度被光影放大了。
2 Q* V  |$ Z' L" f1 k9 b1 C) V$ e/ z
『很不靠谱对吧,别太在意这些细节,那节课我睡过去了……』
: {) P2 S% i; y  [我这样说着,抬起头望向窗外,惬意的轻轻晃着脑袋,飞落的雪花在路灯下被染上了金黄色。
( G0 t: V: T. d9 U: A
3 W! I; {6 B6 \『但即使是这样,我看见雪停后的温和晴光,真的太美了。』
5 E# ^$ m- S8 ?1 c! `
/ {0 x. K* A- b) r21:56:098 V3 e: Y/ p6 t9 u+ R8 p+ W
8 N: |& A6 i2 o: L2 J! F
夜无限延伸,一直伸长到看不见的地方,和当初扣动心弦的一点慢慢融合。 这个世界的思念与哀伤,似乎都能被大雪转瞬重置成另一片新景。3 s: x  Z$ s6 E' o+ w/ |
我们陷入了一阵沉默。
4 H+ _/ n8 i& A2 e  B/ w4 f1 R- G& \  {' Q0 f
21:58: ]1 w* o- a3 b, B
『 刚开始的时候……你们都还是小伙子吧。你们有着年轻有着活力,我相信你们憧憬着未来,觉得它新鲜刺激又充满未知。』 我闭上眼睛说.
" J6 C7 S1 b2 u- X, M* a! L' u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2-27 19:44:33 | 显示全部楼层

" h3 g; ^( P  q0 g[老实说,是这样的。有次我跟Brian打了一架,我猜原因是压力太大了。我们把休息室弄得一团糟,甚至把上来拉架的Kian也推在地上——]
$ ~& V5 v3 B+ |* X7 i" iShane在说这件事的时候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 V8 [( |2 Y+ X$ [8 g2 W5 ~4 g[上帝才知道我们那个时候有多混蛋。] 6 |1 i2 [; d: S0 I

) Z' t# q! j: G6 b$ W' e1 b! w- B1 L
『这就像一首歌里的跳跃音符。一开始你们会有疑惑、焦虑,然后渐渐相互磨合、包容、陪伴,又扶持着一路走来。
. D6 m# ~- L1 L5 [
! Y+ F; P: F% y0 V
) a$ W4 K' N1 r2 b/ X- X; K: r9 F说真的我有些厌倦我一直或许有目的或许是胡乱迷茫的找寻,我曾天真的以为在我百年的岁月里不会有什么留恋。那会儿刚接触Westlife,我就觉得你们和一些纯粹赚金的垃圾组合不一样。" T" m! l; z, c" i
所有人都喜欢明净新鲜的事物,但时间会帮助我们过滤选择——
* c5 V+ o5 W4 \/ o- r- i$ t8 R0 h# q$ n, F4 S: w* k. ^$ ]; {# m1 e' B
: l1 {+ u6 F( F2 C/ g  R
好在那些风风雨雨都过去了,新旅途的大门为你们敞开。 』* q( \9 g2 `, n) f. U

7 H' {2 M# Z6 L+ W& F  A% ~) }% Z" q! g: T' I, F" C# F. Y
[谢谢,但愿上帝也认为如此。]
, t- M* ]& g# `5 b; o1 p
  ~1 Z: s6 x3 @5 e% R
3 k$ Y6 y: Q9 x! u/ g- P6 @22:00
5 F* o. e9 c# N* s1 P* _又是一段不短的沉默。
5 l& Z8 q5 B1 j& P( P( G: w" q; [# P, x2 C: H" ]$ S

7 h  Y- t: a; C$ s8 \' T22:058 D; K8 c: c3 y( a3 @! \# ?
『我是替嘉琪来的,我们是三年多的朋友。我找到了你,所以我没有遗憾。』9 B' m. D8 g4 e
* u  K$ L! R- J) i/ m( R% [* k
我这样说着,从包里掏出纸和笔,一笔一画的写着嘉琪的名字。Shane偏过头认真的看着我笔锋的走向,我将手里的笔递给了他。
7 {! E- }6 o6 A) A. l
% i) \, O" N2 ?『要不要试试看,写一写中国的文字?像我刚才那样做。』8 q& l$ N4 s$ k6 }

1 s; Y4 x7 g! S9 X- U2 l/ _他欣然接过了,[来中国巡演的时候我都没有好好看看,像书里写的巍峨的古建筑还有甲骨文什么的,那都是东方文化独特的魅力,在欧洲是见不到的。]
7 @/ z, u2 e! y; K5 o  _% T6 t4 r( L& L
0 u/ l* m. j' x* v( W就算时光老去真心也不会随着改变,我知道那段难熬的时间里,Shane是怎样在人生的起起落落间抚平背后的苦楚与奋斗笑出来,为了他爱的人和爱他的人,努力的笑着,给予我们恰到好处的温暖。用孩子一样天真的眼神。
! ^2 @9 k- l/ c0 e" L
. A# r; y+ W2 E# v+ |
& D0 |! b- S) W: Z0 N我知道他会一天天老去,时间提醒着我他会随它离去,最终变成百万个原子浮散在亿万星辰之中,令人无奈又理所当然。6 n- Q5 ?! y) h9 A; i, L( S
3 [+ e5 H- r9 l" F3 D
他们是一样的,所以才能聚到一块儿创造了奇迹。
! f& {* f" N9 k, F$ Q/ k# s* x( R7 p9 P9 c: M6 M' R3 c. q
一个走过了十四年的漫长的奇迹。9 x7 S. B! r$ C# G
/ U6 ]' ]- L: m2 ?# Y8 W6 D

2 X5 i) G4 m' L# `22:13
' \# w- t9 ~5 x9 y/ H* F$ T『我想我该走了。』
$ Y1 l' E. f% a( s我背着包站起来,Shane将那张写着[嘉琪]字迹的纸条递给了我,他写的不是很熟练,却一笔一笔那么认真。 我感觉鼻子有些酸涩的疼痛。 : V# T, u+ S5 X% P, H. c* ?  ?
1 D" V2 ^1 e  Y  g; y

! q& \, I8 x: ]- q『THX,Shane.』
, y: J5 @* `" k: ?5 k! X4 M9 n. @: m( E  i

) [4 l4 C6 p8 i5 J. @" F/ Z4 W4 h我接过它,然后紧紧攥在手里。- [1 b9 @! ~2 B5 Y1 f3 q3 H9 D! c
4 `: m4 m" c! R8 q2 V3 D

* D) B5 N, i: {3 U4 g9 \1 P5 E) j" z[Goodbye.]他微笑着冲我告别,8 W' e) G0 d+ g( @
[Merry Christmas,替我向你的朋友问声好。]
& a1 [% u9 J! I, h$ [+ X4 r3 d5 M2 D, S4 _  H
, |3 V4 I: ?* r9 T: n" v
22:14
' h! C2 l# Y+ l; K) G: h: p6 [. y) v4 T: y5 r
8 q  I0 S0 _+ ~& `, I' u
走出店外,我用街头的电话亭拨通了一个电话。3 L1 ^8 K1 A* C
3 C$ X3 i; w; A. ]% Z
“喂你好,找哪位。”
7 ^0 l1 D+ j9 A9 g5 P6 i3 B* J+ T! d. S, Q7 ?
“嘉琪,是我。我找到他了,Shane,Shane·Filan。”我伸出一只手掏出手机,轻轻摩挲着屏保上的图片,隔着一层冰冷细腻的玻璃。那五个男孩站在一起,冲着镜头笑的阳光又充满活力。- D5 M! |, f1 v. x$ n
" b1 u6 Y0 s4 ?3 G
“什么?你……”- }9 p% J9 N1 K4 g
4 `1 K/ J/ z" G& T$ Z: g) a3 a
“是的,我找到了。”我说,“让我跟你讲讲吧……”
" o' c& [: D8 i% p' j# z! E& e- f( a! ^0 N9 k1 ]

* m4 p/ r' q, `  G2 W  m1 j: }, x, L9 p* d3 @+ t2 L; |. c! w0 @
“你就那样看见了他?”在我说了很多很多之后,电话那头的老友问道。
( v6 Y$ x5 |( }( i3 u8 c: G
+ u5 n+ x9 p% G) q: T/ z, J& g' y0 E7 t" B
“是的,很荒唐——Shane·Filan,他是你的信仰,也是那么多人眼里最亮的星星。”我停顿了一会儿,“那些难以置信的梦里被时间沉淀下来的东西太过美丽迷人。嘉琪你其实知道的,我只是时间的旅人,说直白点也什么都不是。. p' I( v: B& W, b5 D% P
但我不得不说,雪霁后的阳光,真的有一种该死的美。”+ N, r. ?$ z+ t$ p% G

- H6 m6 q& p0 M" P- d! V; s/ z( n% m1 N
我挂断电话推开玻璃门走出来。透过一家餐厅的落地窗,看见墙上的电子表显示的是
; r  c  a6 f* {4 v& i21:53:00 。$ Q- `$ W' j, E, i. R7 z
! ?* `* y3 e4 F9 n
$ @% m* r9 [1 h) \5 R: ]
时间之神张开它蓬勃的羽翼, 像雪花纷纷落下。
2 j7 ?4 i; N* o. r5 c% |1 [时间回到了起点,而我的旅程已经结束。- J6 u6 e" v5 B9 j/ s

/ R, Y$ `1 m* L1 x! l9 o一直紧紧握着的手慢慢松开,那张写着生硬母语的纸条躺在手心,好像是一个最古老的见证。它突然被风刮走,跟随着重新流淌的时间在空中瑟瑟的飘摇,最终再也看不见。- C3 o2 W$ M1 l$ L  F
/ h* L- }* S9 D. D/ M6 z5 N$ s3 I
我回过头去远远观望刚才我们谈话的地方,我知道那家咖啡店的侍者没有端来两杯清咖啡到靠窗的位置,也知道今晚那里从来没有坐过人。
/ @( T& P  G" T# A# c7 k. U1 H8 ]
) U7 A: z2 [" Y6 @  @& Z2 g, X我的旅程已经结束,而他们才刚刚开始。夜风不像刚才那么寒冷,它迎面吹在我的脸上,有种尖锐的轻柔。
+ n" T2 C9 p) j- {. O# u# S2 A6 \
我听见风雪的洗礼中,会有什么东西在时间的流逝中枯萎氧化,也会有什么,等待下一次的苏醒与相遇。 0 `9 j; f7 p0 G+ @/ m9 {

/ q% q* k/ m" I" o8 j- d" M[The End]
% m  F7 v1 z0 F$ ?) l' k6 X5 N) M& G3 z

! h: Q: y2 T+ ^0 I! 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WLCN-西城中文站 ( 黑ICP备14000173号-2

GMT+8, 2018-4-27 06:56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